党鐵 ? 何來黨 ?

一年以嚟終於有時間可以講番成個反送中同香港嘅鐵路有關嘅野。

 

一年之後,的確香港唔再係我認識嘅「香港」,因為已經變成咗唔講道理嘅香港,不論係當權者抑或「小朋友」都係一樣。

 

又有好多政工作者執到呢啲詞彙就沾沾自起,可以多加兩分「同路人」嘅標籤,用一啲共同語言又自動呃到 reactions 同選票,又因為小農 DNA 就係有威權性格,有人帶頭話港鐵係党鐵就一定係啱嘅,唔駛質疑。

 

呢篇文有好多觀點都係 so-called 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所以講到明就會有割蓆嫁啦,割蓆本來就係人類社會必經嘅過程,淘汰衰嘅野本來就無咩咁羞恥,亦唔應該俾啲口號蒙蔽咗,結果有口難言,因為立場不同而將對方「鬥垮鬥臭」變成文革,而唔係「時代革命」。如果頂唔順就可以隨時離開,因為依家唔講道嘅程度,係原來黃碧雲咁抗爭有底線都要跪玻璃嘅 🤷‍♂️

 

在於我而言,我覺得大家口中嘅党鐵好可憐、好慘。出奇吧 ? 無他,因為我係一個香港人之餘,亦係一個有國際鐵路視野嘅香港人,港鐵嘅做法放諸世界係一個標準做法,奈何香港人一向都係坐井觀天,自己望上個天果四格就以為係世界嘅全部。

又有好多事係 MTR has no PR 而造成,對比起九巴有党員坐 board,國泰直程自己修改埋員工守則,鼓勵你地自己拋個身出嚟舉報邊個去過暴動現場呀,邊個夠黃呀,邊個上網鬧藍絲影響公司形象呀 … 港鐵直情乜都無做過,何來黨 ?

 

就算有人話政府係大股東,但政府咁多年嚟作過乜野干預呢 ? 有干預有監管就唔會啲 projects 攪到亂晒套,而每個月好多人好滿足嘅公共交通補貼,亦係由政府持有嘅港鐵股份道攞出嚟嘅,如果之後嘅「裝修」乜都敲爛晒,最終令港鐵賺少咗,咁係恩將仇報吖,定係與民為敵呢 ?

 

又點解話 MTR has no PR 呢 ? 因為「無嘴貓」係港鐵公關最為人熟悉嘅特性嚟,以前就話一間公司四把口,依家就係一間公司無把口,本來 6.12 因為金鐘出面衝緊,所以 station close 我覺得係好正常,因為港鐵系出英國師門,亦即係有近 160 年歷史嘅倫敦地鐵,本身又係倫敦 Imprerial College 轄下 CoMET 嘅會員,成日會同世界各地鐵路營運者交流唔同運作情況,所以個街一亂或者自己個站一有唔安全,最快要做嘅事就係拉閘宣佈 station close。

Screenshot 2020-07-17 at 18.33.33

我 assume 你識得睇英文話因為有遊行(經風險評估後)所以地鐵站係拉閘,只可以出同轉車

 

當你一叫 station close,商戶可以即刻收工,唔駛難為人地例如 hktv mall 要繼續開門,又唔怕出面個街衝衝吓打到入嚟變咗戰場,避免增加可能出現嘅傷者數目,亦唔駛消防救護要喺一個人流密集嘅室內道救援,加多唔好俾不知就裡唔知咩事嘅人啱啱落車加入混亂現場。

 

我喺 7、8 月去過好多關站現場,見到好多包括係遊客在內嘅一家大細,扶老携幼嚟到個站先知道出面放緊 TG,如果因為你喺出面衝緊,要有架車可以俾你做完犯法野之後全身而退,於是呢啲扶老携幼嘅乘客有咩受傷,或者因為車站仍然開放而出咗去食 TG,就係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香港唔知因為 40 年個鐵路未見過有暴動吖(1989 年 64 遊行後嘅暴動發生喺油麻地嘅半夜,地鐵開工前皇家香港警察已經攪掂咗個場),抑或係覺得錢銀緊要,費事啲商戶有理由免租,而要開車至最後一分一秒,大家入錢入錢入錢。

PhotoGrid_1594982136425

拿地鐵第一日就有 POPO 嫁啦,唔理香港定英國、中國、台灣、日本,POPO 都係會直接喺鐵路上拉人嘅,唔好扮啱啱游水落嚟香港乜都唔知

早喺 6.12 之前,POPO 喺金鐘站 stop and search 嘅時候,件事係無得玩嫁啦,因為根據《簡易程序治罪條例》,鐵路處所係公眾地方,唔理你英國定香港,都係由 POPO 去巡邏同負責鐵路嘅安全,POPO 呢五年間學識咗喺法律框架下玩盡晒佢有嘅權,而如果你花錢去就每一次唔合理嘅 SS 民事方式控告警務處處長嘅話,咁佢係可以玩晒。

 

及至 6.12 之後話「塞鐵」、「不合作運動」,咁 MTR 應該已經要出聲,講番點解朝早會 POPO 嚟拉人阻住道門嘅理據,Sammy Wong 出嚟講啲咩數字幾多班車塞車係唔夠,應該要話埋講 鐵路係一個公共服務,社會事情社會了,有乜野紛爭唔應該拉佢落水 ,呼籲社會人士有意見唔該去合適嘅地方表達。講完呢啲,聽唔聽係一回事,但至少歷史會有個紀錄港鐵叫過唔好再玩,而 in-train TV、infopanel 嘅 Cablenews 同商台都會攞你呢幾句 bite 喺車廂日 loop 夜 loop 公司嘅訊息,善用傳媒把口去講野。

unmanned-items

到 6 月中、尾開始,次次金鐘有咩事就擺銀仔、擺衫擺褲俾小朋友換,呢個時候我個人覺得不論係 MTR 定 MTR Service Update 都做得唔好嘅係,應該要講番呢啲銀仔如果你收車之後再唔拎就,根本唔係港鐵嘅收入嚟,唔好話咩「港鐵為何忘記市民對你的愛」,係要依番公司 procedure 數齊齊入機封存再捐俾金益金,因為所有售票機、客務中心全部涉及錢銀,全部有 cam 影住晒。

 

日日又擺錢又擺衫,站員日日唔知點解要同你做餐懵,如果要去售票機加飛(因為果時好多人買單程飛),啲銀跌到一地都好又係煩。咁清潔呀姐仲慘,已經係低下階層嘅工作,又要同你逐包衫攞番俾港鐵職員,睇人面色之餘又做到 PK。

 

大佬,唔係頂住公義兩個字就係老奉勞役一個啲無辜嘅人,又或者假定人地事必要為你付出,所以有必要澄清番話車站唔係市集,唔係街市,亦唔係教會、休息站,唔好當呢道係個墟,攪到人地嘅工作百上加斤,要開街坊福利會嘅唔該自己稔辦法,唔好成日慷他人之慨。

 

鐵路因為當時係講緊每日載緊 590 萬人次,每一個人都要合作咁成個 system 先可以運作到,所以點解會有 MTR by-law 呢樣野,總之公關係應該要喺適當時間同公眾傳達公司嘅訊息,唔係唔出聲由得個鐵路失序到開緊墟市都可以繼續,都未計好多盲毛亂咁傳話單程飛 00:00 就會失效呢啲謬誤,最後只係得 MTR Service Update 去到近 7.1 先去講。

SJST

去到 7.21,呢個係第一個港鐵傳訊、溝通工作嘅嚴重 failed point,依家有啲小朋友跳閘仲話係因為 7.21,事後 7.22 塞鐵、聯署都話港鐵乜乜乜不力,所以要點點點。首先按正常情況,鐵路發生咁大件事,應該係要有一個 media stand-up,最好就係簡單衣衫,因為事發係近夜晚十一點,你要出得嚟同公眾交代一定係凌晨嘅事。參考番 2017 年尖沙咀火燭嘅標準,你係要港鐵拉埋 POPO、消防,仲可以能要有埋商場出嚟交代,主要出呢啲訊息:

1)好震驚又痛心鐵路上面發生嚴重嘅暴力情況,所以致以慰問,有保險賠,唔好再嘈

2)有人重新用番「不合作運動」嘅方式阻住關門,所以開咗空車救人走,但塞住咗喺打緊交架車後面,所以打緊交架車要清客先行得郁
3)市民嘅性命財產係由 POPO 負責,因為車站職員唔係史力加、Ironman 或者係 stromtroppers,不過都盡晒責喺事發後兩分鐘內報警,白衣人唔係港鐵叫嚟嘅,黑社會開片亦無野可以做,唔好問點解港鐵乜乜乜,至於 POPO 咩事無即時介入就麻煩 POPO 代表講講啲狗去咗邊,定係轉身走咗
4)閉路電視影象為免觸犯私隱條例 61 條,所以只會按固有政策,交俾執法部門同司法機構。

喂你塞鐵道門都閂唔埋啦,唔通鄉黑嚟道門就會變咗裝刀片 ?

不過事實見到嘅係,乜人都無出過嚟講,由得件事發酵連登高登網上所有亂講就算數,甚至要由啲一般民眾去同你講番「黑衣人塞門就得,白衣人塞門就問點解架車唔開」嘅顯淺道理,其實黑社會入嚟開片,港鐵自己都係受害者嚟,又要善後、又要賠保險(即係有損失啦),你話你笑唔笑死人。

Screenshot 2020-07-30 at 23.56.52

真係好掛住馬教授,起碼會講人話(圖為 RTHK 喺尖沙咀縱火案後嘅片段)

 

 

加之,當日有打鬥,三個站員入面有兩個受咗傷,靜番一個報緊警,唔出嚟協助疏散係啱嘅,但係唔知點解要打 EVAC 個掣做個樣話俾人知要疏散都係咁難,既然你兩分鐘報得 POPO,咁即係知道開片開到 XX 啦,咁點解唔打 EVAC 話俾個社會聽係有做晒可以做嘅野 ? 

 

車、站、控都唔記得有份 Level 1 講嚴重暴力情況點處理,真係有時港鐵嘅名聲就係敗晒喺呢班無讀過書嘅車務人員手上。

Screenshot 2020-07-16 at 02.53.46

舊登嘅 post

7.21 之後出現咗一個新嘅後遺症,就係「遊樂場」。隨住個街越嚟越多需要衝嘅場面,好多時小朋友就當咗自己打緊 GTA,喺街有乜事就係縮入嚟地鐵站。但係打機嘅場景係唔會令你知道你嘅行為會對人造成影響,亦唔會事後要你賠番晒整爛野嘅錢。fireequipment4呢幅圖都數少咗,分別喺 7.27 元朗因為 7.21 一星期嘅遊行後,小朋友慷港鐵之慨攞晒站入面啲野揼出去抗警,又開消防喉就去射狗,噴晒啲滅火筒,第二日開番車俾人番工次次都好困難。

 

所謂「大人肯罷工,細路駛乜衝」,就算西灣河有小朋友中槍都好,香港仍然係馬照跑、舞照跳、股市照開、餐廳照食飯,又有人話家長唔番工,就唔會有錢俾人小朋友買文具,且不論番工是咪重要,但確實就算有暴動也好,香港嘅商業活動都唔停得,如果你次次喺上環、鰂魚涌、葵芳攞晒啲野去免費抗警無代價,認真又講唔過去,我稔「打爛野就要賠」呢個係做人嘅基本常識同法律責任,唔可以好似中國咁「小孩子不懂麻」就蒙混過關番咗屋企走咗去.要自己着數晒嘅同藍絲廢老有咩分別 ? 同黑警爆眼走咗去有咩分別 ?

 

有啲人又話「鐵路係香港人嘅」,我更加係大吃一驚 … 尊重私有財產權係香港其中一個同中國分別最大嘅地方,你想話打爛嘅資產係你嘅,要不就番去 2000 年問吓點解政府將地鐵上咗市,變成人人係老闆,要不就番去 1983 年問吓點解政府將九廣鐵路局變成公司,而唔係喺香港攪共產主義話「鐵路是人民的」,咁鐘意呢啲大鑊飯思想,唔該自行送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等緊你!

 

加上你明知啲狗顛嘅,佢次次攻到去地鐵站門口擺晒盾就停,但你仲要淋佢,佢發起顛上嚟向站內呢個密閉空間開槍咁點算呢 ? 結果去到 8.11 葵芳就有 POPO 喺室內放 TG 。呢件事其實車站係做得好好,成個 EVAC 嘅速度、流程係 7.21 見唔到嘅,之但係呢件事見到幾個問題:

1)RTHK Live 好清楚顯示係因為小朋友同 POPO 追逐,小朋友引咗 POPO 入嚟車站,啲狗失控(你明知佢顛嫁啦)射 TG,咁嚟講車站應該要事先睇住 War Room 嘅意見,或者自己睇住《反送中直播台》,行駛站長自己有嘅權力去不時同車站出口落閘開閘咁樣,落咗閘就報番 CoC,以前未有上網嘅年代,前人係會聽收音機去知風暴消息,所以工作用途睇電視唔係問題。避免個街有咩事,兩班人打架,是但一邊走咗入嚟你都死,鐵路人係有責任避免混亂情況 捲入 鐵路呢個人多、難以施救嘅室內空間,何況件事仲攪到有車佬吸咗 TG 之後要送院,華御結要揼晒啲飯,商戶換晒啲冷氣,維修又做餐懵嘅,樣樣都係錢呀唔該,上市公司嚟嫁。

2)又發生沙田 7.14 頂住車門嘅事,或者呢道有啲前因後果 … 就係 7.14 沙田站因為啲出口頂死晒,而逼人逼到危險水平要 station close,但當時無一個 parties 覺得件事係好嚴重,所以無詳細解釋係咩原因,所以令小朋友成日覺得「港鐵喺關鍵時候關站害佢地」,咁呢樣野 MTR 都有責任講番鐵路係一個公共服務,唔係家長車、坦克車,亦無野欠咗抗爭者,而要接載到底,因為鐵路只可以講安全,唔安全嘅車係一定開唔到;何況我識人真係做家長車,居然有啲小朋友有火魔喺身係唔出聲,再一次見到頂住「公義」兩個字就以為自己係皇道,「民主暴力」呀呢啲
3)既然射咗 TG 要牽涉咁多人出嚟善後,咁點解唔第二日都扮死話 station close 直到可能 evening peak 先開番,甚至星期二先開,而一個 NTH 就攪得掂而招人話柄呢,俾人感覺唔安心呢 ?
4)又係老問題,點解事後無 stand-up 呢 ? 就算 POPO 唔出,消防都要出啦掛 ? RSR 有寫車站出現毒氣之後,要由消防嚟驗過先至可以開番,佢絕對係合適嘅持份者去講呢件事吖
IMAG5414

正常呀你 media stand-up 都應該有齊 emergency services 吖

當晚又有另一件事,就係防暴經商場果少少地方,入埋嚟太古站推小朋友落樓梯,結果啲附近和理非中產有氣唔敢去狗屋出,就走嚟欺凌港鐵同埋恆隆。

 

商場雖然有業主,但《簡易治罪程序條例》講咗果幅地係公眾地方,更何況可能地契有寫要 24 小時開放,唔好話俾人聽你班太古城中產高舉公義要嚟爭取權益,但就係自己唔專重法制嘅一群。至於車站呢邊,情況都係一樣,點解明知個街會亂,小朋友都話識上網搵 manual 學識渣剷泥車啦,咁點解 war room 好、車站好,唔識上網睇住情況,隨時開 / 關車站出口呢 ?

 

如果果日落咗閘,防暴最多都係推啲小朋友去到商場塊地,再鐘意就做佢地想做嘅野,可能小朋友有事最多都喺新屋嶺入面發生,而唔係高位俾人推落電梯,引伸之後涉及《升降機及自動梯條例》嘅問題。由呢一日開始,除咗「遊樂場」繼續每個星期六、日進行,車站資產巨放題大贈送抗警外,有一個新遊戲就係喺車站內以投訴為名集會,好多街坊包括卓韻芝都話坐到四、五點。

早喺「裝修」之前,講緊係 7 月就已經有慷港鐵之慨揼野抗警而唔俾其他人搭車嘅事,可惜港鐵無口唔識講

首先港鐵已經喺 7 日自己攞咗 20 億去補償番紅磡站「適當措施」(個名夏正民法官定嘅)嘅開支,同公眾無拖無欠。就呢間公司嘅機制嚟講,日常如果喺各辦公大樓有人示威,就會有 Customer Care Assistant 嚟接待,如果喺車站嘅,因為依家已經脫離咗 90 年代有現場投訴嘅機制,所以一係就要打 hotline,一係就要寫《乘客意見》,再幫你寄咁解。

 

不過當晚都好好,大家見到有高級站長出咗嚟,應接好多「搵野嚟講」嘅街坊,不消一會公司事務部應對開議員嘅對外事務經理都嚟埋,有男有女,不過水平高低就係睇邊位同事出嚟,佢地出來又係有幾個問題:

1)唔講清楚港鐵一直係以合法嘅方式營運,好多時啲街坊問到嘅情形,都係抵觸咗法理要求,可能係成日高舉 over my dead body 嘅大狀黨創黨十幾年無教人乜野係法律,所以好多人覺得有不滿,但其實件事入面無人違法,大家繼續係依住 97 前英國人留俾香港嘅禮物辦事

2)雖然港鐵係一間需要有盈利嘅上市公司,車站係公眾地方,不過就算係私人地方,車站入面嘅集會係受《公安條例》管制,唔係你鐘意聚眾生事就聚,要示威嘅可以等星期一去港鐵啲辦公大樓s,唔好又要顧住份工,又唔敢拉大隊去圍狗屋,但又要喺道攪

3)到夜晚 station close 你再唔離開嘅,正常程序係報警處理加通知運輸署,因為唔走嘅人已經係干犯咗《香港鐵路附例》,佢有咩訴求自己同鐵路警區講,你俾佢攪到四、五點又換唔到 advert panel,又洗唔到地,又阻住換光管,又要搵人照顧佢飲食去洗手間嘅需要,自討苦吃

4)Product knowledge 欠奉,好多街坊為鬧而鬧,連尖沙咀火燭點應變都攞番出嚟講,但出奇地有啲經理級嘅同事,2013 年之前已經喺道做嫁啦,居然唔識回應番果日嘅事,咁究竟你每個月出五、六萬蚊糧係做咩嘅呢 ? 着大低胸嚟色誘保皇黨(現已落選)區議員 ??

喺仍來咗個半禮拜平靜之後,就到咗 8.21,果日點解車站會乜柒都爛晒,導火線聽講話係車站集會嘅人太多,塞到落去樓下南邊圍有人用車稔住撞手足,所以就開始打,於是 POPO come 又要攞港鐵啲野嚟抗警咁話啦吓;

但我聽第二個版本係有啲就嚟要參選嘅政工作者,有份鼓勵啲人唔入商場等,而係巨熱天時落地,結果有衝突即係又 POPO come,最後又揼晒啲野出去抗警,反正歐陽老闆請客。

香港已經爛晒 🎶

呢件事入面,因為啲大嘅都見得太多次「遊樂場模式」,包括 7.27 嘅時候,元朗站甚至白癡到啲小朋友同 POPO 追逐,叫 Live PA 話:「各位市民唔駛擔心,仲有車出市區」(咁點解 7.21 又唔哎 Live PA 叫停止打鬥,警察嚟緊呢吓 ??),又打咗 AFC Emergency Mode 啲閘 flap open 晒,提供及協助開辦遊樂場,好啦嚟到 8.21 呢就商戶啲野都爛埋,所以報警走唔甩,如果唔係保險唔知邊個出。

呢日之後,中國嘅《人民日報》就開始吠,話點解港鐵同暴徒穿埋同一條褲,玩爛晒都開空車接佢地走,唔駛錢 …小朋友唔知係真心定無意,抑或有人真係係「鬼」,所以包括 8.21 當晚,我睇住 TG Groups 吹話元朗玩完就去葵芳玩,話係出番 8.11 啖氣,加埋小朋友以為葵芳站嘅事港鐵無回應過,但事實係當站明明有貼 Allen Ding 親筆信。

所謂「去葵芳玩」除咗係唔俾人地拍卡出閘(唔知小朋友知唔知短時間處理過好多次八達通 missed entry / exit bit,張卡係會鎖,避免有人詐騙),包括喺個站道噴油塗鴉、貼 M 巾抹血、倒尿入 CuC,情況真係同之後有留守者喺英領門口尿尿,結果攪到英領報警有得比~

untitled-1___200___layer_1__rgb_8____

加之小朋友係唔俾葵芳站嘅站員朝早嚟番 DE,收 DL 嘅又唔俾人地番屋企,途中有起底、恫嚇站員,甚至同 contractor 保安打架,結果個站係有一段要靠 manpower support 嚟行住先。

 

當然,manpower support 都會有耗盡嘅一日,我好記得喺香港之路果晚,高等法院批到臨時禁制令,有史以嚟除咗打風之外,開咗一次全域 CPA 話葵芳站頂唔順要夜晚收九點。可能喺 8.21 去到 8.23 香港之路當晚發生咗好多事,社會未必有時間睇晒成個經過,包括抹 M 血呢啲厭惡行為,唔係好多人知,而以為 MTR 真係「聽咗党指揮」先去攞禁制令。

 

大家可以睇番攞一個咁詳細嘅禁制令,其實係要外部律師樓去負責,包括草擬入稟狀、列出被告嘅禁制行為,唔可能咁短時間「党報一吠即刻跪低」,何來党鐵 ?再者,保護自己嘅資產而去採取法律手段有咩錯呢 ? 無,因為香港係資本社會,如果咁鐘意攪共產黨,覺得「個鐵路係人民」嘅唔該自行送中,或者落去搵馬克斯睇吓你個共產主義天堂喺邊,香港一百幾十年嚟都唔係咁嘅社會制度,政府 2000 年賣咗港鐵上市後,咁佢就係同中電、港燈、煤氣一樣雖然你日日要用嘅,但佢賣電賣氣俾你只係為咗搵錢,無其他,所以鐵路入面嘅野係財物嚟,唔好重演中國 50 年代「鬥地主」、拆大屋呢啲剝奪財產權嘅行為。

 

雖然攞禁制令呢個行為係浪費金錢,因為成個抗爭已經見到好多人雖然高舉想有法治,但就係自己第一個出嚟破壞法制,去唔承認法律嘅存在,亦唔想尊重司法機構。而且成個 network 有 94 個車站、超過 650 個出口,你就係 man 唔到咁多個 exits 所以先無辦法及時拉閘阻止亂事波及個鐵路,咁點去執行呢個禁制令 ?

 

人地機場兩個門口,你就 650 個,法庭有無咁多執達主任去幫你企場,有事就叫 POPO 拉人呢 ??當日一個葵芳、太古唔落閘嘅蝴蝶效應,估唔到會引起咁多事,但就算當日處理恰當晒,無打到入嚟車站,都唔會避得過 8.31,車務人員失誤而丟盡港鐵聲譽嘅事都到此為止。

 

8.25 、8.26 東九龍、荃葵青遊行唔講,因為上面都講咗全世界嘅地鐵火車明知個街有暴力係一定拉閘,只係好多香港人坐井觀天根本未見過個世界係點,就鬧人閂站係唔啱,令人咋舌。客觀效果係預早因風評估拉閘後,7.21、8.31 全部無再發生,坐港鐵我反而可以好安心,有皇氣照唔怕再俾人入嚟開片。

injunction timeline

拿有 timeline,唔好扮懵

8.31 當晚唔知係好彩定唔好彩,我就喺荃灣綫、港島綫沿綫睇緊啲 PI work 足唔足,因為果日大家都知道本身有民陣遊行。咁呀 … 開頭因為個街亂,所以 OCC 係打算關天后、尖沙咀、灣仔,但乜都未嚟得切嘅時候,就有小朋友首先係見到車防暴就稔住做啲唔知咩,去阻吓啦吓,之後呢就喺車上面同藍絲廢老嘈,再打咗七分鐘交,係七分幾鐘呀!有片:

 

 

之後成晚,當然我係無點訓,因為太大件事理應就要等 management 嘅說法去回應,於是不停轆住連登睇吓有無啲 raw materials 去重組事發過程先,點知《大公》、《文匯》式小說開始創作出嚟,稔住「逼對家回應」點知係玩大咗。其實憑常識都會知,太子站當晚係勾斷咗部分 cam 嘅線、有鐵路資產又爛咗、有一塊 EED fixed panel 喺打鬥過程中俾個女乘客撞爛咗,咁即係呢件事要分別由

POPO

消防(因為一開始報有煙吖麻)

救護

唔同更份嘅站員

車佬

清潔(佢地最慘,有排抹,但人工都係得咁多)

PSD contractor,因為要嚟換玻璃商戶其他維修 contractor

嚟善後,如果真係要「埋屍」,你覺得瞞唔瞞到 ? 就算話「國安」嚟帶人走,又話咩家人受恐嚇,究竟呢道要涉及幾多家人,或者將幾多人變浮屍先瞞到呢 ?

 

未計 CR 之後要出 press release、S&Q 攞帶出嚟,其他車站 landlord 有權因為調查事故而睇帶,果度係上百對眼,計埋家人係過千人。

 

另外一個作嘅故仔都係好離譜,就係話小朋友摸黑徒步去到到美孚先沿路軌離開 … 有立場記者問過我咩事,我隨即俾佢睇太子站嘅圖則,包括 POPO Room,見到月台喺 GD07、AD28 車仍然未開嘅情況下落路軌,就算係打爆咗果隻 EED,一樣係俾車頂住,如果唔係撞爛 EED 個肥女人一早跌咗落路軌。

 

情形等於我識有人 8、9 月期間入過新屋嶺,話入到去只係分男倉女倉,乜事都無發生,坐夠就走;事後開庭就有人認新屋嶺有強姦原來係《冷氣軍師小說》嚟,亦有人承住呢啲謠言,講到「除晒衫侮辱」就係強姦,作 fake news 方面黃絲唔會比藍絲差,因為兩者都係香港人吖麻~

 

而且 AD28 車之後有開走,包括其他 TWL 嘅車都要番 depot 大家早啲收工,因為行車綫已經係 surrender 狀態,咁如果真係有小朋友走咗落去嘅話,應該未去到美孚都一早車死晒,在此強烈譴責有人俾 fake news 蘋果報道,既然咁需要記者去保障大家,就唔應該俾假料記者吹水,印咗落報紙就無得改嫁啦,會變成香港歷史一部分。

 

Screenshot 2020-07-31 at 02.05.58

8.31 事發前唔夠 30 分鐘影嘅

 

呢件事嘅發生過程,我係有一個疑問,就係點解 AD28 車會開出 … 事關 POPO 嚟到,明顯佢地都未知係邊架車有人打鬥,見有車多人就施暴,但港鐵雖然依家係一間國際有業務嘅上市公司,但員工都係《防止賄賂條例》列明嘅公職人員之一,工作時只可以用政治中立嘅態度,保持專業:

 

1)點解 AD28 車嘅車長喺 in-cab CCTV 見到月台有大量,係講緊幾十 POPO,對住車門唔知 jm9,又曾舉槍指向車內,月台咁混亂而仍然要 engage ATDC,甚至係不斷開關門去完成 platform duty 務求列車開出,又好似 7.21 咁開車大過天 ?
2)啱,in-cab CCTV 只係要嚟輔助車佬開關門,所以睇到嘅只係車門邊嘅畫面,咁既然有幾十 POPO 喺月台對住車揮手揮腳,月台 PIDS 又全部變晒 EVAC 嘅顏色,是咪應該要同 TC 求證車站係唔係有事 ? 車上乘客應該係疏散定係繼續接載去下一站,即係油麻地呢 ?
3)雖然香港同倫敦一樣,鐵路由警察巡邏,但按常理推斷,只會喺有罪案發生(in this case 就係小朋友同廢老打架)先有本事令幾十 POPO 指向車內唔知做乜,又出又入上上落落,係咁嘅話點解仍然係選擇不斷開關門要開車,妨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呢 ?
4)如果好似監警會報告咁講,POPO 因為有罪案發生而根據《警隊條例》截停列車,咁 OCC Police Room 有無直接通知 CoC,再由 CoC 通知 TC 呢班車係點都唔應該開,令罪案場面無法控制,甚至有可能意外放走咗犯法嘅人呢 ?

 

客觀效果上嚟講,AD28 車開出的確係成功運走部分傷者去油麻地,但睇番晒所有 Live,其實 POPO 之後都有大量時間叫小朋友雙手擺頭,逐個帶番狗屋,情況根本唔係作到咁壞,而鐵路專業人員本身同船員、機員一樣,都係半紀律性質嘅工作,要遵守規則先可以確保到安全,如果有獨立調查委員會抽番呢啲細節出嚟講,呢個車佬咁樣做一樣係要拉要送上庭。

in-cab CCTV 角度係有限嫁啦,但點都見到 POPO 出出入入搵槍指向車入面啦掛 ?

 

好多人問點解 9 月 1 九龍灣呀果啲俾人裝修嘅車站都開番,太子未開番,唔通要埋屍 ??即係咁,我自己喺當晚嘅事發生之前唔夠 30 分鐘,都見到有 cam 俾小朋友勾咗線,拿呢啲喺倫敦就會寫到明係「 train safety equipment, do not remove」嘅,因為地鐵有幕門之後無耐,講緊係 ~2006 年嘅事,當列車 platform duty 時車佬唔駛再出嚟月台,純粹靠 in-cab CCTV feed 嘅畫面決定幾時完 platform duty,如果無咗畫面尚且可以搵站員幫手俾 all-right handsignal,但係對 dwell time 實有影響啦吓,加上你地咁鐘意打交,8.31 當晚話 EVAC 已經有站員俾人鐳射同持續滋擾,但 POPO 又掛住防暴而幫唔到手啦 WOO,咁車站仲敢唔敢搵人為咗開車而企出嚟呢 ?

所以就一如倫敦嘅做法啦,如果 train-platform interface 嘅安全無辦法維持嘅話,就 station close。反正港鐵係英式系統嚟,未跟番英國嘅標準去辦法,你要墮落去攪中式野唔好預我。於是又有人問,喂咁點解 9 月 2 號 eveing peak 有人開始集會,入咗 4 個人就 EVAC 呀咁 ? 好簡單姐,繁忙時間人多嘅,你又喺道聚就一定有危險,會唔會裝修已經保證唔到啦,裝修期間一敲啲野飛碎片出嚟嘅又會整親啲客,同埋唔通明知爛野又蝕俾你嗎 ? 仲有喔,8.31 已經係因為 POPO 要嚟開片所以發生啦,POPO 又嚟嘅真係唔知會發生乜野事,咁不如退出所有衝突,起碼唔會有暴力,到時邊個整親都無謂,抗爭唔係嚟送頭。

 

 

之後嘅大規模裝修,其中一個原因話係 8.31 CCTV 未交片 … 好明顯又係 PR 問題攪成咁,因為 MTR 無自己出嚟說明幾個問題:

1)例牌啦,你咁大件事之後又係無 stand-up,真心講到厭

2)保險點賠

3)因為地鐵站唔同譚仔門口係無人,亦唔同周梓樂停車場都係無人,所以根據私隱條例 18、63 條,片係無得放出街(但不代表條片要由 MTR 永久保存)

4)亦都係因為私隱條例 18、61 條,如果我遮晒啲人上半身個樣,咁只會見到 POPO 揮手揮腳跳晒老舞,啲人又出出入入唔知咩事,呢啲片你睇唔睇 ? 再加上片中一定有人會被控暴動,就算遮上半身又話隨身衣物、飾物會暴露手 joke 行蹤啦,咁係開定唔開 ?

5)港鐵有可錄影閉路電視咁超過 20 年,政策就係只會俾片執法部門同司法機構,車廂入面無 CCTV,依家得四成左右嘅 rolling stock 係有 cam,裝你話話擔心私隱,唔裝又話無真相,咁你玩晒啦*

咁當然啦,5)有一個好大問題係,喺香港三權分立、奉行普通法嘅制度之中,司法機構係神聖嘅,但依家社會上好多人認為自己有需要,就要取代司法機構去睇帶,當咗自己係祠堂入面嘅叔父,呢個真心係破壞法治,因為無人想守嘅法律咁佢地就唔會係法律,當權者點唔好,係唔係由我地帶頭讓社會失序呢 ?

*依家喺鐵路入面嘅 CCTV 多數都係 96 年地鐵買嘅,其他你話 LAR 呀、西鐵呀就係 98、03 年到嘅時,年紀大過依家啲小朋友,你話唔跳格呀,畫面「無唔尋常」就奇啦真係。

要記住,法治唔係偏幫邊個先係法治,唔好敲晒個站啲野要賠 80 萬就大呼小叫話法庭唔幫你,生命有價值,但死物亦有價錢,每一件死物之所以存在,係因為唔同人付出過,而付出嘅多少,就係反映喺件野嘅 price tag 道。

 

再講番運狗嘅問題,同樣嘅程序又係英治時代已經留低, troop transport 一樣喺倫敦先過香港幾十年,只係因為九巴、小輪運輸上無明顯優勢,所以 POPO 先唔揀佢,呢個亦係《香港鐵路條例》俾嘅責任嚟,鐵路無得選擇載定唔載,亦唔係頂住「公義」喺頭頂就可以帶頭唔承認社會喺反送中之前就有嘅制度同系統。

 

等於醫生護士可能自己會鬧死黑警,但係亦唔可以唔提供醫療俾 POPO,甚至係敵方戰鬥人員,唔通又道德綁架佢地係「幫兇」,因為醫番好個 POPO 就會多一個黑警 ?? 所以我對於喺受盡群眾唔理性責難,而仍然可以專業完成職務嘅同事,保持尊敬嘅態度,同時亦好厭惡依家像文革一樣,因為你唔夠「公義」就要遭受批鬥嘅香港。

 

42C 巴士發生過咩事唔駛我提啦掛 ?

除咗話 MTR 日後有皇氣照,所以我唔再驚有暴力程度外,因為 8.31 係小朋友同藍絲廢老打架引咗 POPO 入嚟,好彩整到好巨煙,所以消防都嚟埋咁,但之後大家都有眼見 42C 巴士俾 POPO 根據《警隊條例》截查,完全合法嘅。言則搭巴士危唔危險呢 ? 唔危,因為大家知道來龍去脈未得攞。

 

bo

拿唔好成日問點解車站拉咗閘之後仲有野爛,因為黑暴白暴都一樣會擅闖,我睇咗好多次 LIVE 根本小朋友都係識撬閘,大家互相學大家

再者,好多事都係抗爭者同 POPO 自己嘅 dispute 而發生嘅,黑暴、白暴(7.21 果啲)、警暴三種都係暴力,點解要拉人落水 ? 我曾經喺金鐘訓咗超過兩個月,當時直到依家我都唔會有強逼人抗爭嘅稔法,咁點解依家嘅人會打算脅迫一間上市公司犯法呢?   喺我嘅認知中,只有黑社會先會因為苛索商家不成,而將暴力升級,造成人地嘅損失務求達到目的。又有啲人覺得為安全起見,同全世界地鐵火車一樣唔開呢,就係打壓佢,唔俾佢逃生,言則就係鐵路欠咗佢嘅,拉閘就係阻住佢抗爭嘅地球轉啦吓。野蠻嘅程度同果啲打風問人地點解唔開車載佢番屋企一樣,用簡單啲比喻就係:

有人打劫完銀行,之後條路塞車,佢無機會逃離法網,於是俾狗咬就係條路唔啱,要去裝修條「党馬路」泄憤。可惜係銀行劫匪都仲要比呢班人講道理 …

 

我唔知點解香港會變成咁,但我亦都唔想再知,因為唔講道理嘅社會我都無眼睇啦,既然我同英國嘅社會已經 syncronise 咗,咁我會選擇離開,唔會因為精神上「願萬代堅守這家邦」而要人地都「一億總玉碎」

 

有啲人話好 X 鐘意香港 … 如果咁鐘意金正恩嘅就自己留番喺朝鮮,但唔該唔好指責人地點解脫北,或者學羅湖聰咁彈出彈入,喺初選呃人地話係職業抗爭者。

 

亦要承認一個事實:好多小朋友未夠 20 歲已經甩手甩腳,野都未出嚟做攞得殘疾證,咁就一世啦,但林鄭絲毫有否受損 ? 無,咁樣香港嘅一代就葬送咗啦。

 

呀係呀,呢幾日睇電視見到東急先進過香港,車廂有 Live cam feed 上 OCC 方便即刻知架車咩情況,唔會又話監控要去日本裝修吖麻 ?

 

定係睇完呢啲之後,先知道原來 British Transport Police 喺鐵路嘅參與程度仲高過香港,所以就算開放 BNO 變 BC,去到英國都話人地「党倫敦鐵」 ? 仲有人話過要「國際線」唱衰 MTR,等佢無得再做海外 franchise,呢啲又係再次呼應番我所講,香港人長期被圈養,只係一班坐井觀天無國際視野嘅民族。

 

事關人地考慮 franchise 時,除咗睇財務狀況、需唔需要政府照顧番,甚至好似英國咁會睇你個 franchise 會俾番幾多錢政府修橋築路之外,仲會睇吓 franchisee 能唔能夠配合當地政府嘅運輸政策 ? 會唔會妨礙緊急服務人員執行職務 ? 其他服務嘅準時率同意外率係幾多 ? 呢方面 MTR 比起其他外國嘅 operator 係超晒班,大家唔駛擔心,甚至港鐵喺外國嘅 franchise 嘅服務水平係高過晒香港條條行車綫,唔信嘅自己去瑞典同英國住吓。

 

 

又聽講話好多人罷鐵、跳閘 etc,但其實港鐵每日嘅乘客量依家無晒遊客呀、未有 20 萬人免檢役果期,都係跌唔番去合併時嘅水位,又話嚟緊屯元天巴士又話可以雙向分段啦,終於可以平價坐區內九巴吧 ? 即管睇吓朝早番工你架巴士幾耐先俾班區內客落晒車,磨到幾多點先可以出市區啦,要繼續全民迷信黨鐵真係党嘅,祝君好運。

 

最後送大家一段陳方安生引退嘅話:

Hong Kong has been and always will be my home. I urge young people not to lose hope for their future and continue to hold fast to the values that underpin our unique city but to do so in a law abiding and peaceful manner

 

香港今日好多廢中、廢老成日鐘意做啲 anti-social behaviour,初則口角繼而動武呀,都係文革一代「打、敲、搶」嘅壞人變老咗,希望幾十年後嘅香港唔好再重覆呢啲事。或者大家會稔,點解總結大半年落嚟,原來「小朋友」係咁不濟的 ? 無,因為佢地正係 2000 年代初我地喺電視見到嘅「港孩」,係由 Baby Kingdom 父母養育嘅香港新一代攞。

PIDS 要敲爛好容易,但無得用就係好唔方便

可憐我係被懲罰嘅和理非,成日想喺屯門站知道 505 幾時嚟,有得喺恆福落車,卻因為小朋友敲爛晒啲 PIDS,但佢地又未出嚟做過野,唔知道一間企業賠保險、要 procurement、要 study sercurity measures 係要時間,你敲晒佢自己又會俾狗咬,又乜都爭取唔到,卻日日懲罰緊無做過壞事嘅人

 

Screenshot 2020-07-31 at 03.41.44

我啱啱先做完初選票站 IT support,唔好稔住老屈我係藍絲,不過同白痴抗爭行為就一定割嫁啦


又其實本來呢,我唔打算喺 @mtupdate 有下一個發展里程時再講關於佢嘅野,始終我覺得我嘅身份唔合適,尤其係佢唔係我一個人話事,呢個 brand 唔係我嘅一件玩具嚟,唔同肥佬黎個壹傳媒。

Screenshot 2020-07-31 at 03.01.40

但或者我都要講得好清楚,其實佢喺 2015 年 2 月開始,已經因為品牌發展所以會做係一個實驗室,去俾社會睇番如果港鐵同依家先進國家嘅鐵路一樣,有自己嘅 digital media channels,運作嘅樣子將會係點樣,尤其佢嘅話語權係交番俾一班 識鐵路嘅人去做,效果係會點。

 

一間企業、上市公司要喺合法情況下營運,同銀行一但接到洗黑錢嘅報告,只可以即時關閉你嘅戶口,別無他法,所以呢個平台做嘅事同企業行為大同小異,甚至唔同 content 會「張弛有度」去量度吓社會嘅接受程度。

 

目的正係港鐵落後咗倫敦差唔多 10 年,但鐵路越長越大,乘客量係比合併當日多咗近一倍,好多唔明白鐵路點運作嘅生客入咗嚟,社會要時間接納港鐵番番去依家先進國家嘅水平,例如九巴個朝 7 晚 11 online chat 啱啱開嘅時候,網上都有唔少笑話睇。

 

最近嘅口罩獵巫都知道香港人啲座井觀天嘅井底蛙質素幾高啦吓,唔駛多講。我好相信保持政治中立,係 97 前香港社會對公共事業(但唔係公營機構)嘅期望,係香港要一直保留嘅精髓。加之,做唔做黃店我真係唔識揀,個團隊咁多年嚟都會持續轉人去保持有新血同活力,但都離唔開係親英嘅本土派。

 

就以初選為例,團隊入面有人會提名參選人去初選,亦有人認為本土派唔應該參與飯民大台嘅篩選,甚至有人認為 35+ 根本唔 work,不如 DQ 晒俾保蝗党做 70+ 真.攬炒。

pngegg

咁乜野係「黃」呢 ? 真心唔知,講 Pantone 嘅話可能我地有 Pantone 100EC,亦可能有 114EC,如果我地好似 2012 年咁出話邊個車站近民間投票嘅,就會對唔住唔認同初選,真正拒絕大台,有學歷又有真.國際線嘅嘅羅庭輝、巫堃泰

如果唔出,就自然有人問你點解身為黃店都唔支持初選,我聽你地班黃絲嘈都有排煩,仲會惹藍絲嚟批評,何苦呢。

 

既然係咁就算啦,保持政治中立,做一個成熟而有執政意志嘅服務,總好過做一班只係識場外叫囂嘅反對派,亦即係司徒呀叔,但記住呀,行唔入執政嘅舞台去 deliver 一啲用得嘅野俾乘客,你都唔係真正嘅贏家,司徒呀叔去到死嘅一刻仍然係一個場外反對派,仍然係無辦法幫到香港。

 

而最重要一點係,根本當時我有份開呢個 service 出嚟,目的唔係同你去抗爭去做黃店賣 gimmick,而係純粹想做番一個好嘅溝通渠道,我真心唔知點解慢慢會將好多期望、重擔擺喺我地身上,即係上文中講嘅「拉人落水」,尤其我地本身就唔係《職工會條例》成立嘅工會,並唔係員方發聲渠道嚟,亦都唔係「為民請命」嘅政治人物。

 

反正全香港無支付過任何成本俾我地去 run @mtupdate,佢亦因為係財政獨立,所以有啲咩落地接觸群眾嘅活動,都未有辦法直接用港鐵名義用最好嘅方式進行,何況我開 @mtrupdate 嘅時候,根本無稔過呢個服務要牽掛入政治之中,尤其我自己喺政黨出聲,知道開一檔新野要牽涉同唔牽涉政治有咩分別,咁請問有咩欠咗個社會呀 ??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既然雙方無拖無欠,點解我地唔係藍店,但都去要做黃店去幫你,結果窒礙番呢個服務本身嘅發展呢 ? 我就真心稔唔明啦,反正依家見到個 service level 提升咗我已經好滿足。

做黃店呢個重擔很抱歉我地承受唔起,亦唔好將啲不合理期望強加喺我同我嘅同事身上。又其實 either「黃」or「藍」是但一邊都唔能夠取代對方成位社會嘅主流,無可能係偏幫其中一方,而「非官方」唔會有光環,「官方」反而啲資料先係第一手同最準嘅,拗佢係唔係官方又為咗乜 ? 咁得閒不如去買吓飯券助養吓啦。想睇港鐵職員講黃文宣嘅,工會

我與 ZenWatch 的日子

踏入 9 月,好像又是每年發佈新 iPhone 的日子,也好像是自從 htc 宣佈要在 10 月檔期推出「英雄級」手機後,各大廠牌爭相推出「改良版」產品的日子。

對一般人來說知名度不高的 android wear 也好像選定了這個時候,推出新款手錶,除了說一句「貴圈真亂」外,也暫時想不到更好的詞語來描述「圈中狀況」。

android wear 的手錶早於 2014 年夏天推出,比 Apple Watch 早半年以上。與當年推出第一款 android 手機比較,wear 在商業市場上推出的 launching devices 則有多隻手錶,作業系統亦改由 Google 統一發放更新,避免有廠商的 OTA 總是「慢工出細貨」。消費者購買不同廠商的手錶,分別只在於外觀和硬體設計。

在機緣巧合下,收到華碩送來的 ZenWatch,亦即是 android wear 的其中一隻 launching devices


Zenwatch 規格如下:

1.63″ 275 ppi AMOLED 320 x 320 顯示屏(較其他 launching devices 為高,能顯示較清晰的圖案)

重 75g,具 IP55 防水認證

電池容量為 375mAh,一般使用環境下,每兩整天才需要充電一次

採用 Snapdragon 400 CPU,記憶體有 512MB,不過這對消費者似乎不太重要,哈哈哈

    • 雖然 ZenWatch 2 將於未來的日子推出,而 android wear 是一個成長中的 OS,這款 ZenWatch 的售價可謂市場上最便宜,非常適合第一次購買 android wear,或者是想體驗智能手錶生活的各位
  • android wear 現會開始支援 iphone

初次試戴時,感覺大小與配戴多年(亦是滿佈傷痕)的電子錶差不多

對比 Apple Watch 來說,android wear 的 watch face,即日常生活說的錶面,可以完全自訂,Play Store 上也有過百款可供選擇,不需要在官方的框架下設定 watch face

相同的是,手錶必需以藍牙連接手機。當你將 android wear 加入手機的 smart devices 列表時,就可以在佩戴手錶時,毋須額外輸入密碼或是畫出圖案,將手機解鎖

第一連接手機所需的設定時間大約是 10 分鐘(視乎 OS 版本而定)

wear1wear3

有很多人都會問題,現時已有智能手錶、平板電腦、搖控鏡頭等隨身的數碼產品,到底有無必要連手錶也要「複雜化」?

其實,事出必有因,又曰「不用不知身體好」,智能手錶的存在必有其目的。

香港人生活繁忙,經營要處理大量數碼渠道而來的訊息,但生活空間狹窄,不是到處也見到其他人,就是要乘搭各種交通工具趕路。

比如說突然有跟公事有關的電郵傳來,就可以在手錶上閱讀大意,再決定要不要回覆。若只想回覆:「收到了」、「Received with thanks」,甚至可以透過手錶完成。不用冒險在扶手電梯取出手機,或者要和身旁的乘客左閃右避。

wear2wear9

港鐵故障頻仍,已在這數年間變成全港市民的「共識」,在出門至趕到車站的一段路上,手錶亦可以直接查閱「港鐵故障消息」的推文

平日加入至 Google Keep 的便條,亦會於手錶上顯示,例如在超級市場內購物,就不需要停下來查看手機,就可以經手錶確認 wish list,以及劃去已購買的物品。

wear4 wear5

Zenwatch 亦可以更換錶帶,這就是拆除原裝錶帶的樣子:

wear6

手錶甚至可以控制手機上各種連綫的開關,例如出門時要關掉 Wifi,若安裝了 Wear Mini Launcher,就可以在手錶上按個按鈕,而不需要取出手機。

若你正處理手頭上的工作,Google Calendar 亦會適時提示下一個日程的時間和地點。

更重要的是,不少的專業禁止在工作時,取出設定在靜音模式的手機,卻沒有禁止你佩戴手錶。手腕上的這個小螢幕,是接收第一手消息的重要工具。

wear7 wear8

愛「攪機」的朋友,亦可以灌上自己喜愛的 OS 版本,或者是其他外掛件 … 麻,因為這也是 android 麻

wear10

現時 android wear 的入場價仍然要港幣四位數字,但不論 android wear 抑或是 apple watch 的 OS 仍然在成長階段

雖然市場上越來越多 android wear 的手錶,但由於 Google 只容許手錶廠商建議加裝自家 app ,而不容許廠家修改 OS,避免各用戶群接收更新的時間有差異

也就是說,不會像手機一樣,買了不同廠牌的手機,便有不同的客製 ROM,影響 user experience,所以標價高昂的手錶,未必太適合目前的客觀環境

不過,android wear 仍然會繼續發展,若想加入智能手錶用戶的行列,在考慮現階段各手錶的軟體不可能有分別,而 Asus ZenWatch 因其價格低廉,會是「試玩者」不錯的選擇

《地鐵的報》

年多前,投共變成左報的星島新聞集團,為人辦完統戰事業,開拓左報數碼化的市場,在網媒行業已十分擠擁的實況下,勢嫌抄報不夠多,再闢《巴士的報》,當然在 9.28 之後,其實際目的,路人皆見。

而今,「港鐵故障消息」成立四年多以來,由於服務已覆蓋了乘客更多的需要,而且亦補足官方未能涵蓋的範疇,所以在今年正將其定位,逐漸變為影子鐵路公司的溝通渠道,繼續起一個示範作用予港鐵公司,到底數碼時代的公共事業機構,應如何與持份者相處。

東鐵傳真、輕鐵快訊

參考十多年前九廣鐵路推出的刊物-《東鐵傳真》(後來合併成《九鐵傳真》)、《輕鐵快訊》、《情趣 @KCR 》,前兩者離不開以更詳細的方式,告知乘客鐵路公司最新的發展和動向;後者則就因為西鐵客量低迷,集中介紹鐵路沿綫的玩樂地點,吸引乘客使用鐵路。

「港鐵故障消息」的專題文章明顯已肩負教育乘客的角色,但或多或少都只是「反對黨」的聲音,實在不健康。而且「港鐵故障消息」本身只是互助力量,並不是網絡媒體,角色定位上無法涉獵更多的鐵路議題。

另一邊廂,現時「港鐵故障消息」有與聚言時報合作,每月推出《港鐵故障紀事錄》。同時,東京都內電視台 Tokyo MX 在他們的新聞時段,有一篇不定期的專題報導,專門詳細探討有關鐵路的新聞,名為「首都圈 Rail Topics」

「首都圈 Rail Topics」長約 3 分半鐘,每次均有特定主題(當然麻,人家是電視新聞的專題報導),首先會有開場白講解是次主題,之後詳細在鐵路公司、乘客,甚至是政府官員方面的發言,探討該話題,再加上記者自己的評論作總結,即是各持份者的意見,再加上電視台自己的立場,可謂合符新聞系教材的標準專題報導一則。

過往曾有鐵路迷,自行用中學課業方式排版,內容不包括任何公眾能於,甚至是未能接觸的鐵路知識,例如提到彩虹站的中間路軌,很容易就能在網絡搜尋其興建目的,但「鬼故」的其中一個由來-1979 年地鐵試車時,曾發生過撞車的事件,卻因編者無能力接觸相關資料,而不懂著墨。這些「只聞樓梯響,得見一期來」,全屬空談實際欠奉的興趣作品,則不在此討論範圍。

現時網媒的成本低,而網上有不乏熱心「辦報」,而有一定支持者的人開拓新平台,比如說是曾轉載「港鐵故障消息」有關港鐵公司「鐵路願景」計劃文章的《格.Berpective with TECH》,或者是遮打革命開始後,重新推出並間中講述有關港鐵新聞,或其員工評論的學民思網上媒體《破折號》,均是例子。

兩鐵合併之今 8 年的日子,港鐵每日載客量達 500 萬人次,市佔率超過一半,意味著需要乘搭交通工具上班、上學的香港人,可能每日其中有一程車,就是鐵路的旅程,而每逢鐵路有任何事故,已不在是報紙只會花 200 字報導的小新聞,證明鐵路上所發生的事,對市民日常生活的重要性,開始可與東京相提並論。

Screen_Shot_2015-01-22_at_00_28_26

這個慨念,我在 2015 年年初經已提出,雖然十分希望有人能付諸實行,尤其有「港鐵故障消息」 Portal Site-metroride.hk 作先例,命名或技術上的工作,已 trial and error 過,可謂 service proven 。但港鐵公司對網絡媒體的取態,例如是發不發出採訪通知,或者是「答 Q 」的態度曖昧,政策完全不清晰。甚至是負責媒體關係的高級公共關係經理,因個人未能跟上數碼時代發展,未能分辨網媒質素,而打算採取「一刀切」的態度,即不承認所有網絡媒體。

若欠缺鐵路公司一方的回應或說法,只會令報導未臻完善,影響鐵路公司自身形象外,又令到讀者永遠不能看到故事的全面,死結仍在於香港在 97 後,禮崩樂壞,公共機構透明度有減無增的問題。

「宇宙大會」外的宇宙人

http://wp.me/ptm1d-Z0

首先要祝賀「民間反三跑」人士,今日成功擺設街站,祝君好運

Screen Shot 2015-04-04 at 20.28.22

 

( 此團體的定名準則不知所謂,若自稱「民間反三跑」,是否代表其他反三跑的人是「官方反三跑」 ? 抑或代表議題已由他們包攬,全部非官方人士應該歸入其中 ? )


 

上星期,側聞有「民間反三跑」人士在行政會議通過後,旋即成立反對機場興建第三條跑道的各個 Facebook Pages,並舉行「宇宙大會」,聲言邀請各路人士出席。

小的屬人人監機會的成員,同時亦為香港航空青年團的導師,主要任教導航及航機系統方面的知識,並自 2011 年起與一眾「兄弟」,包括同屬公民黨的巫堃泰、時事評論員林鴻達、輔仁媒體總編輯容樂棋成立「機場發展關注網絡」,並與「環保觸覺」合作,在 4 年前機管局推出「三跑道系統」公眾活動和諮詢時,已利用政界人脈,以及專業知識,勢要這個對航空人來說,可以直指「有違常識」的項目。

*時事評論員林鴻達已離開本網絡

 

「宇宙大會」出奇不意的是,我等「反三跑」至今約四年,卻不獲邀出席這個已包括所謂「宇宙」的「大會」。同一時間,我等正於「小麗民主教室」講解,方得悉「宇宙大會」在學聯位於旺角的會址舉行,故小的立即趕到「宇宙大會」。

赴會後,見到會上有學聯、城大學生會、民陣的代表,另外還有黃大仙區議員譚香文和「傘後組織」(即遮打革命後欲落區並參選的一般市民),又稱「革命遺民」。

「宇宙大會」部分與會者

「左膠」的出現往往會令人想起傷心事,尤其我屬於「反高鐵」的時空,曾經是兩次運動的受害者:

 

第一次運動是「反高鐵.停撥款」。當時的「反高鐵大聯盟」只顧將運動焦點落於在錦田的一條菜園村。令香港市民大眾誤以為高鐵運動只是鑽石山大磡村的翻版。不論反高鐵專家組供應各種從港鐵告密者處獲得的資料,大聯盟只當是廢紙,甚至在攔截進入立法會大樓內「心戰室」的資料。加之,所有證明石崗救援站除軍事用途外,毫無用處的資料,一樣拒絕向公眾宣佈。結果,運動失焦,未能獲得市民支持「鄉土共發展」、「社區耕作」的崇高理念。反高鐵聲音最後不了了知。

 

12814409_10153334283462687_4036194397615070965_n

我在「公民廣場」的廣播台上

第二次「心跳回憶」是 DBC 復播事件,發生於 2012年。當年獲朋友邀請,曾在民間電台和網絡電台主持節目的我,為大班的 DBC 電台,在公民廣場的廣播台上,作公共廣播,爭取還聲於民。在最後一個星期的星期四,忽然韓連山老師、黎則奮先生的出現,宣佈成立「保衛香港自由聯盟」,**預定** 星期五接管廣播台,排除所有非「保自聯」的成員上廣播台上,並改為保自聯自己的口號,換入保自聯的籌款箱。星期六將運動推到高峯,星期日將廣播台拆除。若群情洶湧,則於星期三將廣播台拆除。結果,廣播台於星期三拆除,DBC 復播運動不了了之。

 

由「左膠」騎劫,再散水例子還有「天星.皇后」、「反國教」(幸而香港電視網絡發牌事件中,香港電視的員工成功力抗左膠籌款騎劫),若將「左膠」比喻成發展商,建五個新盤,五個「爛尾」,再要人投資第六個,簡直比《飛越瘋人院》更失常。
不幸在場卻有上述「左膠」團體,更有環節表決如大學學生會,是否以個人身份,抑或團體身份加入 = 成立大聯盟,所以我見過鬼就會怕黑,自然打定十二分精神,隨時「招呼」此等人物。

至於譚香文議員,好歹小的跟他從前也是黨友關係,但譚身為地區政客,又曾任立法會議員,除了只懂在會上拍枱謾罵,並稱我為:「咩咩咩,嗰個乜野網絡,咩咩人」,加之「老屈」我曾說:「收皮」外,原來四年來從沒有讀報、從沒有看《時事全方位》、也從沒有看最近的 TVB 新聞,不知道「機場發展關注網絡」原來一直有從技術角度出發,避免墮入機管局一直打算將三跑收窄至環保問題的陷阱,逼令當局甚至是特首 689 回應空域問題。

譚香文自稱日讀三份報紙,但連大公報都有報導本網絡的觀點時,不知譚是否只讀《最新蕭析》、《公教報》、《專業馬訊》

此外,譚香文議員多番在上述片段中,疑惑「技術問題」到底是甚麼 ? 「技術問題」問題當然是指有關航空運作的部分,難道是車房修車技術嗎 ? 而且,譚身為地區政客,不應該參與民間論壇,以保持反三跑運動政治中立。

當年的反三跑七.一街站易拉架

再到遮打革命後欲落區並參選的其他會眾,在當日的會議上,打算在全無論述基礎下,只強調「1400 億好貴」便旋即即走出街頭收集簽名,簡直佩服!他們提出的行動和理據如下:

 

    • 先向市民強調 1400 億係好貴,以此為切入點,吸引街坊聆聽但沒有進一步打算補充技術知識,因為如夢初醒的他們,跟本不知道有前人走過反三跑的道路

 

    • 與「師奶呀婆」講述反三跑原因(「人人監機會」委託浸大調查顯示,除家庭月入十萬以上群眾外,各階層均大比數反對政府未有法庭判決前就貿然興建)

 

    • 不斷在各區擺設街站但其實不同的政黨、政團在做同樣的事

 

    • 收集簽名後便召開記者會施壓過去四年,本網絡及人人監機會已利用主流媒網絡,令三跑議題出現於各大報章電視新聞上

 

    • 最惡劣情況,But most unlikely,再開始聚集人氣「佔領機場」(悉尼老鼠,效果成疑)

 

 

首先,自 2011 年至今,所有和理非非反三跑的道路,幾近走盡。包括我們曾參於諮詢期間提出意見、參與機管局的論壇、游說不同的政客、多年來集中攻擊機管局誠信問題,又於 2012 及 2014 年的環評審核期間,發動「一人一信」,甚至是多年來透過傳媒提出空牆 / 空域的問題。

 

另一邊廂,我們在 2011 – 2012 年,分別多次參與公民黨的黨內討論,當時支持興建第三條跑道的國泰航空公司副機長譚文豪,經我們以當黨員、黨友身份多次游說後,至今已轉為反對,並帶頭成立公民黨反對第三條跑道的委員會。今年,我們亦成功遊說民主黨「少壯派」出面反對第三條跑道,雖然及後帶來的退黨潮乃非本網絡控制範圍內,但至少比「民間反三跑人士」為選舉而要不同區議員,即他們的競選對手表態來得實際。

要說和理非非,只餘下現在的司法覆核(JR),向法庭就公眾利益尋求判決。當然,本網絡已有三條司法覆核的申請,現正等候法庭決定是否合併處理,人民力量、民間反三跑人士當刻才策畫 JR,已是「慢九拍」。 只有處於「狀況外」的群眾,又或者是忽然關心議題的人,方會由零開始重新又再收集簽名。

 

其次,若你沒有技術資料或背景支持,在街站只要遇到街坊說一句:「中國政府全力支持香港,要讓空域不是問題」,又或者是:「局長說現時跑道真的飽和鳥,我坐飛機也要等候良久才起飛或降落」,你只會即時死亡,之後更會負累反三跑議題,變為「小數人為反而反亂港害群之馬」

此外,著眼於「1400 億好貴」,又會再次墮入機管局的陷阱。因為興建第三條跑道根本沒有動用公帑,政府的唯一損失就是利息收入。但即使建第三條跑道只需要 $1,又由於涉及香港誤用空域,或者是 97 前後香港的空域折損,加之是港共政權若有落實 1992 年香港機場的設計報告的措施,至少尚有 10 年時間考慮是否要將第三條跑道重置(考慮像日本神戶一樣,為特定的航班,設專用機場)。

可見,這些遮打革命後欲落區並參選的會眾,仍然是天真無邪。需知道香港的新聞工業乃 demand-driven 方式工作,若然沒有本網絡,或者是人人監機會的記者會、論壇、簡報、新聞稿,大眾傳媒是斷不會報道「反三跑」的聲音,也不可能單憑普通市民的認知,將議題推升至空域 … 這個中國不會讓路予香港,香港自己也無法解決,而直接導致新跑道作廢的問題。

至於重新由零開始,由街站這一步「反三跑」來虛耗民氣,為自己累積選舉的政治能量,小的完全不敢苟同。現時他們以不同名目,全用「機場發展關注網絡」、「人人監機會」的資料,自行另開十萬個 FB Page,令火力無法集中,混肴視聽。

可以預告的是,我們將發展不需要人力資源的佔領行動,上述組織說甚麼由零開始聚人氣的好意,小的只好說聲謝謝,心領。


11080573_987512194592311_3700555012851495601_o

此處列舉機場發展關注網絡部分參與的傳媒報導,數量眾多,未能盡錄:

2015 年 3 月 - 機管局圖解誤導

2015 年 3 月 - T1泊位擬撥國泰聯盟

2015 年 3 月 - 人人監機會論壇

2015 年 1 月 -成立人人監機會

2014 年 9 月 - NowTV《時事全方位》

2014 年 8 月 - 空牆問題

2014 年 8 月 - 管理差令機場容量未用盡,國泰空中服務員協會為本網絡發言

2013 年 3 月 - 西部水域無日安寧

2012 年 3 月 - 質疑三跑效用

2011 年 7 月 - 7.1 街站

2011 年 7 月 - 飛機噪音超標

2011 年 6 月 - 機場發展關注網絡成立

 

機場發展關注網絡 FB Page 上,其他市民的留言:
Screen Shot 2015-04-05 at 20.02.04

Screen Shot 2015-04-05 at 20.02.13

守住香港 再沒有怠惰的餘地 機場發展網絡回應反三跑「宇宙大會」擬成立大聯盟

機場發展關注網絡,譴責昨晚舉行的「宇宙大會」中,與會者對本網絡的言論,以及企圖繞過本網絡成立大聯盟之行動。

本網絡於「小麗民主教室」進行分享會期間,得悉有團體就第三條跑道議題舉行「宇宙大會」。本網絡成立近四年,多番接受本港以至海外傳媒訪問;絕大部分理論分析出自我們研究所得,現卻不獲邀出席大會,惟本網絡不顧嫌隙,本著為成功反對第三條跑道的目標,立即派員出席。

然而在會議上,黃大仙區議員譚香文及多名社運團體成員,均在席間指「前所未聞」本網絡及與我們合作的團體(包括環保觸覺、人人監機會等),部份更明言指我們自 2011 年以來,未有動員、策動公眾是十分失敗。

我們必須指出,四年前本網絡曾經廣邀各方人士、組織,包括部份知名社運參與者,共商對策或請求合作推動,希望在機管局就第三條跑道進行「諮詢」期間即作行動。可是他們卻鮮出席相關諮詢會,更拒絕再作任何溝通,以至簡單在數碼媒體「分享」訊息,皆無一協助。假如昨晚的「宇宙大會」於四年前舉行,並付諸行動的話,我們早早就可以推翻第三條跑道,而無需待計劃塵埃落定時,才急急成立大聯盟「亡羊補牢」。

11080573_987512194592311_3700555012851495601_o

即使上述忽然關心的政治人物、社運人士、知名社運「領袖」,錯過了2011年假諮詢,在 2012 年年初 及2014年中,尚且有兩次機會參與環評「戰役」,以他們通常較熟稔的環保、發展、公義等論述,配合我們在航空技術及空域問題,一同向環諮會成員施壓,從而迫會方拒絕批出環境許可證。在兩次「評論戰」之外,我們還在海豚三十集會發言、向會方遞交意見書,再親自四出游說環諮會成員。結果,除環保及關注動物權益人士外,上述政客和社運人士卻蹤影杳然。

昨晚一眾與會人士,不但沒有反省他們錯失反對時機,更竟敢一方面引用本網絡發表過的論點,另一方面卻指從沒聽過本網絡或關連人士、組織,甚至批評本網絡就三跑議題的工作是失敗云云。可笑的是,會眾提及的反對機場擴建理由,絕大部份源於本網絡在2012年3月發表的研究文件: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3/20/4835 ,實在極度諷刺。

他們同時指出,航空技術太過深奧,不利與群眾溝通。故此,會眾擬只以1415億「公帑」作為論述基礎;假如本網絡願意提供技術資料上協助,擬成立的聯盟將會歡迎。本網絡強調,機管局擬以1415億興建第三條跑道終極大白象的費用,絕大部份不是公帑。當中只有政府免去機管局股息一部份是為公帑應收帳,有機會構成憲制爭議。

本網絡對於「宇宙大會」會眾,在不知道機場第三條跑道的空域及空域主權才是致命重點下,堅持「專業」而不利公眾溝通,繼而欲挖空最有道理的論述作街站、簽名運動、登報聲明及舉行記者會的聯盟方向,感到不明所以之餘,更見他們打算重覆以往他們慣用技倆,以空洞、高傲的論述嘗試領導群眾,盡見不尊重參與者智慧,和再次置市民及香港社會利益於不顧。本網絡不能接受此態度及做法。

更甚,當年機管局打算將爭議控制於環保之內,務求製造「反對聲音只屬少數環保人士要求」作罷,幸而本網絡第一時間指出局方向公眾提供假航圖、假數據,開闢另一條戰線,今日問責高官方方會直接回應此等問題。若群眾再只着眼於「1400 億好貴」,只會再次墮入機管局圈套。

四年以來,所有「和理非非」手段除司法覆核外,經已走盡。本網絡與眾多環保團體、動物權益群組(包括海豚三十)及地區組織走過這些路,沒得到社運人士嚮應,只得獨力應付,難免感到氣餒和失望。

現在,該等政客及社運人士,卻意圖無視前人於絕望中走過的努力及成果,未有盡力與過去四年來在反對第三條跑道計劃中出心出力、日以繼夜埋頭苦幹的團體溝通之下,擬成立大聯盟。這種極不尊重、企圖扭曲時間事件去合理化繞過出力團體的橫蠻,本網絡表示極度憤怒。而譚香文區議員在會議中兩次拍檯高聲呼叫,並企圖阻止本網絡成員發言,與其代議士之角色實有所違背。

回想 2009 年底反高鐵示威期間,本網絡其中兩位共同發起人-巫堃泰及林鴻達,應「大台」呼籲提交問題給議員,包括從土木工程圖書館獲得的探土報告,指出高鐵市區沿綫的地質問題。結果,問題從來沒有轉達到在立法會的反高鐵心戰室。高鐵工程展開後,大角咀中耀樓出現沉降,而西九龍站亦因地質問題,導致工程延誤及超支。

及後在 2012 年 DBC 停播風波期間,兩位共同發起人與民間電台友好,撐起義播後一星期政總公民廣場接力廣播,直至知名社運「領袖」拉攏,成立「保衛香港自由聯盟」後,卻按計劃將廣播台拆除,令 DBC 復播一事不了了之。

現在的香港,已經禮樂崩壞。守住香港,再沒有怠惰餘地。要不是在不義政策企圖推出的第一天放聲反對到底,往後推倒高牆的代價,定必比當初沉重。本網絡敢問「宇宙大會」會眾,四年前政府強推第三條跑道,本網絡與東涌及珀麗灣居民,於東涌及荃灣做過街站及簽名行動,甚至七一開街站,拿著旗幟參與遊行;而大大小小的廣告登報,環保觸覺、人人監機會友好亦做了甚多次,本網絡亦就登報內容提供技術意見。欲亡羊補牢的話,重回舊路真是有效之法?

最後,請會眾注意,人人監機會與機場發展關注網絡是兩個不同組織。邀請了前者出席,亦不代表自動邀請了本網絡出席。

香港是賽爾瑪

http://wp.me/ptm1d-YS

上星期五,由於重新出山打 BLOG 的關係,幸得輔仁霉睇總編輯容樂棋的介紹,觀看《馬丁路德金 – 夢想之路》的優先場

圓方的 The Grand Cinema

圓方的 The Grand Cinema

電影公司悉心安排眾人到環境不錯,位於 公司旗下 圓方的 The Grand Cinema 戲院,是香港首家擁有 mutiplex 放映技術的戲院,當日場內遇到不少政界的朋友,包括湯家驊議員 …

電影一開始以三件不相關的黑人民權事件:

-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於 1960 年代在挪威奧斯陸,領取諾貝爾和平獎

-一群黑人小女孩上完教堂後,遭炸彈炸死

-黑人民運份子 Annie Lee Copper 再三遭當局為難,未能登記成為選民

道出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香港版本的字幕翻譯多用金博士簡稱),如何完成其抗爭之路,即舉行蒙哥馬利遊行,最終逼駛美國總統詹森,簽署法令取消一切黑人的不平等待遇,甚至是隔離政策。而馬丁路德.金則最終在華盛頓發表知名的「I have a dream」演說。

除早年的「杯葛巴士運動外」,香港人未必很熟悉金博士的抗爭,甚至左翼的社運人士,更經常借金博士的「和理非非亦能成功」來作擋箭牌。這部電影,正好將 1964 – 1965 年大大少少的公民抗命,以順序方式串聯,並用圍繞 SCLC(南部基督教領袖會議) 眾成員的角度,去看場場運動。

當中,金博士不只在獲和平獎後,即時與當權者總統詹森會面,親自到當時仍然實施種族隔離的阿拉爸馬洲「挑機」,直接進入白人會所,身先士卒成為傷者。更是有計劃將行動逐步升級,利用群眾受傷的畫面,變成輿論壓力。如同當日全香港人從全部電視台,看著警察對手無寸鐵者,施放催淚煙,最終因同情而全面走上街頭,成功各區佔領道路一樣。

相比之下,香港的學運領袖只會裝無辜,賣弄主導者權威,不知甚麼時候忽然號召群眾死衝,將負面形象送予群眾,最後對全身而退感到慶幸,乃大相徑庭。

片中令人感觸的是,金博士在困難時,祈禱和聖詩一直為其精神支柱;警察揮棍毆打遊行者,甚至對傷者窮追猛打,可謂記憶猶新。配樂、金博士的講稿、鏡頭剪接的努力功不可抹。另外一點要讚揚的,就是角色造型與真實人物差別不大,更感逼真。

IMAG0710

電影獲今屆奧斯卡提名,因遇上農曆新年檔期,故尚餘個多月方會在香港上影,雖然離佔領運動落幕一段時間,但恰巧遇上政改諮詢完結,民情熾熱之時,相信可以重新提醒各位香港人,包括你和我,到底甚麼是抗爭 ? 香港和事件的舞台-賽爾瑪可否殊途同歸 ?

懶懶的方法,將 Nexus 7 LTE 刷上 Lolipop

http://wp.me/ptm1d-Yx

還記得一年前(正確來說是 14 個月之前)決定買 nexus 7 LTE 的時候,除了要棄用三星的 Galaxy Tab 8.9,還因為價值便宜,主要是因為能最先獲得更新,又可以保留 Google 「無添加」的用戶體驗,所以想也不想,當貨到香港時就買鳥

所謂買就對鳥,對不對 ?

原本都一直感覺這選擇是正確的,反正價值便宜,沒有補光燈等都是可以接受,一分錢一分貨,但 去年  Google 開始推送 Lolipop 時,不知何故名單遲遲未見 Nexus 7 LTE ,結果小的就像路面的師奶股民一樣每日將 Factory Images for Nexus Devices 網站當成股票機一樣,日查晚查,苦候個多月終於有結果

照 Nexus 系的「習俗」每次要輪候 OTA 都需時良久,正好我的 Nexus 7 已滿機垃圾,所以也該自己動手刷機,要刷 Lolipop 首先要到上述的 Google 官方股票網絡,這是製造商的 ROM 列表

Screen Shot 2015-01-31 at 18.53.15

「對號入座」,選好 Nexus 7 LTE 版的 5.0.2 ROM 後 download
正因為良久未有更新推出,所以一開始就是 5.0.2,5.0 / 5.0.1 這兩個問題版本可避之則吉

開始前請確保電量至少有 30%

Screen Shot 2015-02-01 at 12.53.31

這次示範的是 mac 平台上的做法,但 PC 不會相差太遠,一樣是要下載及安裝 SDK,讓手機的 driver 加進電腦內

之後將 Nexus 7 接駁電腦,並確定已於 Nexus 7 上的 Developer Options 選好 USB Debugging,否則電腦不能與手機通訊

現在把下載而來的 ROM files,放在 ~/Library/Android/sdk/platform-tools 內(可以於 Finder → Go → Go to to folders 直接輸入此路徑

另一邊廂,將 Nexus 7 boot 進「fast boot mode」,做法是 不要 拔去 USB 連綫,先關機,再同時按住 Power + Vol DN 進入 fast boot

8439

這就是 fastboot mode,最底的字句顯示 bootloader 還是鎖上

再到 androidrootz 下載 One click unlock bootloader 的工具,將 bootloader 解鎖,如果你的 bootloader 經已解鎖,則可以直接略過此步驟

Screen Shot 2015-01-31 at 21.43.19

打開檔案後,按綠色圖示的檔案,會有一個 Terminal 視窗彈出來,問你是否要將 bootloader 解鎖

Screen Shot 2015-01-31 at 21.55.11

按了 Enter 後,手機會再有畫面問道是否將 bootloader 解鎖

8440

按了 Yes 之後,Nexus 7 會重新啟動,日後此畫面下方的 bootloader 解鎖 icon,就會在 每次 boot 機時出現

Bootload 解鎖以後,就回到電腦上的工作

Screen Shot 2015-02-01 at 13.25.32

為了不需要在 Terminal 上不停 cd … cd  … cd 來轉換 file directory,我們可於 Prefrences → Keyboard → Shortcuts → 左邊 services 選 New Terminal at Folder、New Terminal Tab at Folder

再對住 ~/Library/Android/sdk/platform-tools Right Click,隨便按打開 New Terminal 或者是 New Terminal Tab

Screen Shot 2015-01-31 at 22.31.33

之後就是 command 魔人的時候 …

Screen Shot 2015-02-01 at 03.27.47

輸入 ./fastboot devices,再次確認電腦和手機的通訊已建立

08ce6603 的是我的 Nexus 7 的 serial number ,右邊顯示 Nexus 7 現處於 fastboot 模式

現在分別鍵入:

fastboot erase boot
fastboot erase cache
fastboot erase recovery
fastboot erase system
fastboot erase userdata

現在到關鍵時候了 … 嘿嘿嘿

鍵入:

fastboot flash bootloader bootloader-deb-flo-04.04.img
fastboot reboot-bootloader
fastboot flash radio radio-deb-deb-z00_2.43.0_1001.img
fastboot reboot-bootloader
fastboot -w update image-razorg-lrx22g.zip

只有 LTE 版本才有 radio 檔,讓 OS 與底版接收流動數據的模組一起工作

鍵入最後一行「fastboot -w update image-razorg-lrx22g.zip」之後,電腦會將 ROM 寫入 Nexus 7 上,應該會於 5 分鐘內完成 flash rom 的程序

若等候良久仍未能成功,或者不停重新啟動,可以先關機充電,或關機後重新進入 fastboot mode,重覆上述步驟

若仍然失敗,可以換上較舊版本的 ROM,嘗試將之安排到手機上。當然,「關鍵時候」的指令碼,要換上合適的檔案名稱,因為這次示範的是刷適用於 Nexus 7 LTE 的 android 5.0.2

Screenshot_2015-02-01-04-47-19

這就是成功的例子啦

Screenshot_2015-02-01-05-02-21

而且設定好語言等之後,就可以打開其他裝置的 NFC,將例如是 Google account 等的資料和設定,經 android beam 轉到「一刷如洗」的 Nexus 7 上

Screenshot_2015-02-01-05-02-18

登入後就會開始陸續將你之前用過的 app 等,從 Google Play 下載,還有的就是這次登入的帳號是會同步全部內容,比如說 Google Play Books 等日常絕少有人用的東西

所以不想浪費數據的話,就要之後再到 Setting 中關掉


刷 ROM 之後或許你也想將 bootloader 重新鎖上,那就要將 Nexus 7 boot 進 fastboot mode,再在剛才的 Terminal,鍵入:

fastboot oem lock
fastboot reboot-bootloader

若然要 root 機的話,再要將 Nexus 7 boot 進 fastboot mode,之後再到 androidrootz 下載 One click unlock root 的工具,打開有綠色 android 機械人圖示的檔案即可

渣打馬拉松,列車幾時到 ?

今年的農曆新年年假雖然比 2014 年要好得多,在 2 月中才到來,不需要在新年過後趕忙準備「二次新年」,但渣打馬拉松卻好像說是應選手要求,不在太潮濕的時間舉行

香港人生活繁忙,連星期日也不例外,所以不能像東京、波士頓一樣,可以花大半天舉辦賽事,每年也要一大清早在早上五、六點開步,結果要安排特別的港鐵和巴士服務,應付所需

由於有 15 個不同的參賽組別,從不同起跑點出發,以港鐵為例,該坐甚麼哪一班車,便成了大問題,太早要不是在車站內取暖熱身沒事做,就是感覺很不安,不知道自己會否遲到集合點

所以今年「港鐵車資優惠計算器」就添加了新功能,由一群與港鐵有關的人士、職員和乘客提供資料,轉化成全自動計算時間的工具:

先按這個

先按這個

先到 metroride.hk(有關港鐵故障消息的背景不詳述,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到該站查閱),之後按「渣打馬拉松 2015」

別忘記要按參賽組別

別忘記要按參賽組別

選出發車站,如果電腦是用 Wifi 的話,可以按現在位置,手機平板的話打開 locations,讓它接受定位資訊,再回去按現在位置即可。接著選擇參加組別

Screen Shot 2015-01-22 at 11.08.09

提交以後就會自動顯示,比如說從沙田出發,參加十公里 2 組,從銅鑼灣站出發的朋友,工具會自動為他們顯示頭班車時間、需要寄存的話,應該坐哪班車;而不需要寄存服務的話,就可以適時出發,不需要在會場吹風太久

由於「同日隔程九折」優惠會計算入閘時間至 0459 時為止,就上述例子而言,參與寄存的朋友若在星期六曾乘坐港鐵的話,就要留意自己全日的車程數目

還有一個貼心的地方,當參賽者選擇輪椅組別時,工具會提示乘客從部分車站出發的話,即使坐頭班車也好,都未能趕及參賽,而且部分車站的升降機仍在大修,輪椅乘客可能要改坐其他交通工具鳥

希望工具可以幫到參賽者專心備戰,不需要對住官方提供一堆堆的數字,感到頭昏腦脹

進駐佔領區

不知甚麼時候,好像放棄了寫 blog 的興趣,連 WordPress 的撰寫器(Editor)改了版面也不知 😦

因「港鐵故障消息」的工作,9 月 28 日當天夜晚,我有幸見證各個佔領區的「成立」,更有幸吸入催淚氣體。記憶中,金鐘和旺角佔領區是駕駛人士,包括巴士車長的配合和支持下,由市民同心協力造成的;至於灣仔、銅鑼灣則是深夜時分,因中環、金鐘滿佈催淚煙,而轉戰到其他地方,趁主要道路的行人過路時間空檔一到,集體站出馬路,再將物品逐少放到路面而成的。

正當眾人以為最先、最先的佔領區-金鐘,可以支持到聖誕、新年等人多的長假期時,最終也被逼在 12 月 11 日(星期四)落幕。

自從 9 月 26 日學生在公民廣場被捕以來,車站出口常會突然關閉,金鐘站甚至因路面狀況過於混亂,而要應警察要求關站。因此 @mtrupdate 經常要應付突發狀況,團隊的同事都要接連輪班去巡視各車站,在「自顧不暇」的情況下,當時未有想過要參與佔領。

136, Harcourt Road

夏慤道 136 號

坦言,遮打革命發生後的兩星期,香港人並未有把扼警察處於弱勢、民情熱情未退的情況下,於 10 月 1 日阻止中方在香港升起五星紅旗,更未有於隨後的公眾長假期中,佔領政府機構,阻止政府辦公、立法會復會,令運動步向「自然死亡」的邊緣。直至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說出一句「佔領人數不斷減少」,令各界(包括政客)認真進駐佔領區,繼而出現能支援人們在此日常生活的設施,佔領區才慢慢成型。

夏慤道 1365 號

坐在夏慤道 135 號的 Gary 和 Jacky

10 月中,一次遮打革命參與者打算重奪龍和道,圖阻塞特首辦通道,最後引發「暗角」事件,令朋友決定成為佔領人士,並於夏慤道、干諾道中、添馬街交界設營。朋友名為 Gary,是小學教師,除罷課和學校考試的一週外,平日沒有時間將上水的家搬到金鐘,所以也將營幕變成 IVAO-HK(國際模擬航空組織)香港支部的資源,讓成員入住。

另一邊廂,由於佔領活動變得穩定,或者該說是變得膠着, @mtrupdate 的工作在港鐵故障次數錄得歷史新低下,小的決定以行動支持遮打革命。當時心想着,既然旺角佔領區的存在笈笈可危,死守金鐘或者是現時的唯一方法。況且,要真正參與遮打革命,只是辦好消息發佈,未免過於不足,恰巧團隊中的一個同事從中國網購了一個自動營幕,可以隨時由金鐘轉放到旺角,而不需花費很多氣力打開收接。同時,營幕已運到上環,再放到金鐘再容易不過。

識別牌

識別牌

不過,初時 Gary 認為因為沒有太多朋友會用到營幕,而不贊成再設多個營幕,但我仍然覺得不應該就此卻步,反正營幕也是資源,我可以在 @mtrupdate 公開宣佈營幕於平日可公開借出,能推廣港鐵故障消息服務之餘,又可以方便不同的市民到來支持革命,何樂而不為 ?

況且再設營也沒有損失,於是我們就在 10 月 18 日將營幕放在 Gary 的營幕旁。當時,Gary 告訴我他的營訂名為「夏慤道 135 號」,因此我們就是「夏慤道 136 號」,並正式放上港鐵故障消息的識別牌。頭痛的是,雖然香港在冬天因為大陸冷鋒的關係,只會在極少數的日子下雨,這恰巧與祖國-英國相反,但在冬、春之交,則經常會因為冷暖氣團相遇而下雨,所以識別牌經常會濕掉而要重印,十分不環保。最後要全部紙張過膠,再用同事帶來的工業用白色牛皮膠紙貼上,方能解決問題。

回起起,其實下雨也有好處的。或許營幕是中國製的關係,在大雨下便會滴水。最可惡的是水滴只會於大雨才會出現,我們曾用物資站多餘的食水進行測試,將大倒在營幕面,卻試不出任何異樣!唯有等待再下起大雨時,才可以找出「滴水位」,待天朗氣清之日封上上萬能膠,一了百了。

來自星星的你

https://yuuji.wordpress.com/2014/03/01/starliner/

洛歇星座式

踏入初春,縱使天回暖,可惜小的還是頭痛不已鼻水長流 … 今早原本要上班的我,都是先請病假,免得傳染同事。

一早起來,見到在紐西蘭「學飛」的朋友,留下了幾句關於 Airwaysim 的 Skype messages,話說 Game world 的時間到了 1957年,早幾天他一直在討論應該繼續用國貨(應巴拉巴新委員會而製的 Bristol Britannia),還是購買洛歇 Starliner(星座式的長途版本) 。

起初在發微燒的我,只留下一句:「(puke) 來自星星的你,呢架野真係把鬼,出得嚟已經有 JET」(這飛機沒用啦,待完工的時候都已經有噴射機);

他再回覆:「但佢直飛四千真係好impressive,jet 仲未做到……不過可能只限AWS,果時導航冇咁好停站(那時候導航還很差)加油過夜應該幾常見,直航既需要冇咁迫切,直到jet做到夠快既直航。我諗我應該都係買國貨 (think)」

其實早在洛歇星座式面世時,美國的航空公司就已經有越洋航綫,初時由於航程問題,只來往紐約到巴黎。星座式由戰時一直發展到 1957 年,續航距離一直應候活.曉士的要求而一再上升,代表不靠目視飛行(Visual Flying Rules)導航對商業航班更為重要。由於慣性導航系統(INS)到近 70年代,才正式應用於民航航班上,故泛美航空要到 1969年,才有飛越北極以節省燃料、時間的航綫。那麼,由戰後到1969年,飛機是如何在大洋、沙漠等全無地標的空間上飛航?

LFR導航圖

就是與維京人、大航海時代的航海家一樣 -觀星。戰後民航機有加壓客艙,除了大大增加乘客嘅舒適度、讓飛機可在空氣稀薄的空間飛行外,最重要之目的是能夠避對流層的天氣狀況,以便靠天體定位。當時,飛機上除了駕駛飛機的機師、操作各種機械設備的工程師,還有一位領航員。當時在美國陸上,有一種無綫電導航設備稱為 LFR(Long Range Radio rango),它與今日的 VOR 一樣設有基站,而當中的天綫會應飛機於不同角度飛往 LFR基站,而令飛機接收到不同的音頻,從而讓飛機定位。但使用 LFR 時,需要非常專注地聽住音頻,所以這項工作就要交由領航員負責。至於在海上或者沙漠,就會用到於 19 世紀發明的「交錯法」(Intercept Method),將天體角度減去航向角,即取天體角度與望遠鏡的角度,就可以取得飛機的真航向(True Heading),那麼領航員就可以配合指南針的讀數,約略(當年來說是準備地)得知飛機正往甚麼方位飛航,到近岸處就可以再用無綫電導航,修正飛機的航向。

或許大家會留意到「聞名世界」(Infamous)的噴射機 - 彗星,雖然兩次因金屬疲勞造成的空難,起因為(或可能因為)應力集中於機頂窗戶邊緣,最終令飛機自行解體。但彗星機頂上的窗戶,並不是像美國的飛機一樣作觀星導航用。原因是皇家空軍早於二戰期間,已和 Decca 公司合作,研製出以移動地圖方式顯示嘅導航器。使用前,先要有地圖測繪員製作好適用的地圖,並預先設定好 Decca 導航器,之後將地圖放上導航器。導航器就會跟據地面的無綫電信標,不時顯示飛機現時位置,方便飛行員得知自己的位置,減省駕駛艙的人手。雖然在今天角度看,Decca 導航器工作原理,實際上與 VOR 差不多,也跟當時供船隻、航機長程導航用的 LORAN 有重疊之嫌。但只有 Decca 導航器有移動地圖顯示,其他導航方式例如是 INS ,只能靠電子八劃管用數字顯示飛機位置,除了要不時監察飛機是否 Right on track,稍一不慎就會造成大韓航空 007 班機的事故。對於頻密飛航的歐洲內陸航機,或者是空中作戰,卻有莫大好處。

彗星

剛提及的 LORAN,更可以說是為大西洋越洋飛航度身訂造。一般由美國出發的飛機,若要到西歐的發達城市,只需先跟從 5930-Y 航路,到格凌蘭加油後到 Ejde Faroe 島,依 9007-Y、7499-Y航路,就可以再跟從 VOR、空管員的指示、其他飛機領航,或者是簡單如指南針方向,繼續行程到倫敦、巴黎、西柏林、馬德里等。

當然,由於當年衛星測繪地圖技術尚未轉為民用,也未發生大大韓航空 007 班機空難,令美國開放全球定位系統(GPS)。一直以來,人類都以為地球是完美球體,故此測繪地圖時,均將地理參考物,投射至完美球體上,但當然地球跟本不是完美球體,這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直至 GPS 開放後,航圖均改用 WGS-84 標準測繪,所以上述所有導航方式,均不為今天飛機導航系統,不時以 三組 GPS 衛星提供的位置來修正自機位置準確。

Airwaysim 截圖

Airwaysim 截圖

至於由候活.曉士帶領洛歇開發的星座式飛機,其續航力由本來 1989nm,一直應環球航空的要求,逐步由 L-049 發展到 L-649、L-1049、L-1049C/E/G 到可以飛航 5648nm 的 L-1649 Starliner。但 L-1649 於 1957 年才面世,而當時又已經有 Turboprop 發動機,一直使用活塞引擎的星座式,即使航程怎樣增加,也只是燒錢機器。況且環球航空早於預計 Starliner 跟本不可能收支平衡,購入的目的旨在維持品牌地位,以及在第二代噴射機投入服務前,解決遠距離直航的燃眉之急。最後只有環球航空、法航、德航購買,但到於60年代初,即飛機首航後數年就已經要轉到地區航空公司服務,直至80年代中全數退下火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