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宇軒事件跟高鐵案本是兄弟

https://yuuji.wordpress.com/2009/11/07/milkertsuihsr/

相信玄學的人,必定會知道一國之君的個人運勢,是影響國運國祚的關鍵。有相士早已批明,曾蔭權流年不利,厄運大慨都要等到立春之時才有轉機。雖然古語有道:國之將亡,必有妖孽。然而,一天有中國共產黨,香港不會亡,也不能亡。可是是非流言不斷,不單只是關乎施政,還有民間都是。

最近,在徐宇軒事件出來以後,開始有人質疑整件事跟本是騙局(長谷川兄和林忌大先後解釋了事件,小的不再另寫文章了)。其實事件反映了一點 - 意見領袖的影響力。所謂的意見領袖(opinion leader)就是主流意見的領導者。例如徐宇軒事件中,只是有人不停貼出表達「女事主」說法的文章,雖無加以評論,可是隨之而成立的Facebook Group 卻擔當了如此角色。一但群組開設了,我貼出徐宇軒的糗事,我又貼徐宇軒的文章出來。一但「集腋成裘」,就難以洗清安插於他身上的罪名。小的都是人,起初都相信;後來想過只是一個月的胎兒在子宮內除非媽媽「正中要害」,否則都不容易「一擊即中」的。而且胎兒還沒有堅硬骨骼,對子宮影響該不會大至日後很難再懷孕。除非說是手術期間子宮穿洞就另作別論。於是小的再查看其他的文章才大慨理解事情因由經過或者是一次的「借刀」。

香港常自稱香港國際大都會,可但是人文質素或者不至於此。好比當年,董建華一句:大家放心買樓。就蜂擁而至,卻不察覺其實樓市經已多年沒有實質支持其價位,樓價越高,跌得越痛。好,就當大家是新手了。在2008年時,股票市場卻重現如此景象;2007年次按風暴,令世界經濟火車頭的美國都減速了一大半,坐在後面客卡的香港乘客還沒知道火車速度不正常了,還繼續追隨股市至奧運後。1964年東京奧運後,「奧運景氣」前車可鑑,如高登常用截圖所說可是人類總是要犯相同的錯誤,就證明了意見領袖一出,香港人都只會相信意見領袖的話,其他?容後再談,總之我信。所以陶傑所說:香港骨子裡仍是一條中國農村,不無道理。

在高鐵案上,招致前所以未有的反對聲音,不多不小都是民間不滿政府的怨氣所致。正如小的之前曾不公開地批評港鐵公司高層在制服事件上,平時就不做不錯,少做少錯;今天收制服就又要威,又要帶頭虧。香港人在此事此刻,迅速戒掉了一貫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習慣,來個忽然關心。正如英國的津貼費用事件引起軒然大波,都是因為現在經濟景氣是甚麼樣子大家很清楚,政府如何用自己的錢,當然是第一個關心。於是,一聽到建高鐵要650億?不行! 西九龍站在市區地產商項目附近?不公平!利益輸送! 政府又欺壓市民?我就都來菜園村一趟,聲討一番!

超過從十年前規劃至今,地點選址都沒有變動的西九龍站,又忽然成了眾矢之的。之後高鐵案的意見領袖 – 新高鐵方案專家組的方案,就受眾人推崇,變成了反對高鐵者的「聖經」,一眾專家,再加上其背景,再成為了泛民的發言人。眾反對者追隨方案的同時,又有沒有考慮方案不是十全十美呢?

首先,方案可否較有彈性的是:錦上路站是第一期的終點站,西九龍站可以視乎需要及資金充足再延伸,或者將圖側設計總站設在港島。誰規定香港內停車站只可以有一個?香港人總是要學中國「一步到位」,先行開業這個字眼還是在未知領域。

第二,方案指香港交滙站在錦上路較佳,可是小的住在新界東。要到九龍西站(現:柯士甸)比錦上路快多了,難道要上水和沙田的居民先到大埔坐64K,經由林錦公路到錦上路了?!如果你住在港島,最快都必定是旅程中經由西鐵到西九龍。如果你說在尖沙咀站要走半個地球才可以到尖東站的話,那麼不要告訴我到錦上路站最快方法是可以不坐西鐵,即使我坐110號巴士,都可以帶我到西九龍站!

第三,方案中另建港島快線。雖然鐵路專家組都知道青馬大橋是有One train rule,所以避面再令鐵路駛經大橋。可是受制於香港各站停車的運行模式,大嶼山綫香港至青衣站雖然是有能力再應付更多的班次,因為機場快綫目前Headway為10分鐘上下。可是機場快綫到了青衣站之後就要協調好東涌綫的班次,因為現在間中有機場快綫需要在欣澳站等候東涌綫列車先開的失誤。

第四,既然新方案在錦上路站出發,經由機場快綫到香港站,說可以方便旅客直達香港心臟。可是收費怎樣釐定呢?跟青衣到機場一樣是$60 單程?好,撇開ultimate headway的問題,如果改經東涌綫的話,列車停錦上路、青衣、荔景、南昌、九龍、香港站,跟坐港鐵南北綫由中環南 / 金鐘到紅磡轉乘東西綫到柯士甸站、南昌站...錦上路的分別 = ? 與其這樣倒不如先優化東涌綫headway好了,反正東涌和青衣居民常說沒車坐。

所以意見領袖的問題,跟本不是追隨者所見到的。正如希特拉所講:「越大的荒話群眾亦不會相信竟有人如此無法無天顛倒是非黑白的!」沒有人會想過,要報復,是可以處心積累到處開文抹黑。就算新高鐵專家組有鐵路工程師,都是新鐵路工程規劃方面的,不是信號工程。群眾自然不會想到專家的方案也無十全十美。正如電視劇集<<宮心計>>中,太皇太后說:好一個借刀殺人。這邊廂有徐宇軒給事主報復或者是將這個人的惡行公諸於世,那邊箱就有高鐵案成位了對政府不滿集中地。簡單一個例子,2005年時,香港經濟漸入佳景,又不見當時有如此反對聲音要求九鐵定當與九倉商討,興建廣東道站,都不要現在被人稱為不方便、吊腳、沒接駁的九龍西站(現稱:柯士甸站)。結果2009年九龍南線通車前夕才如夢初醒知道西鐵要到紅磡站。

當然,要提出反對聲音,必定有所代價。就如當日鄭經瀚反對領滙上市,一樣被眾人罵成是「鄭大奸」!結果呢,現在領滙造成基層叫苦連天,連醫生都說要罷診,對鄭經瀚一句道歉都沒有!或者會有人說:MM21你這個鐵路膠怎樣怎樣怎樣。可是我想說一句,要我是鐵路甜的話,跟本沒可能出到上面的龜鐵密語集,不要說甚麼真確的消息,就連技術都不清不楚。我贊成高鐵一定要建,可是不管你集資好,貪腐好(笑),一定不可以批出大家的HK$650億作建設費!當你批評小的是鐵膠時,不如想想自己比甜人更甜。原因是你自己對技術不知曉,就憑空批評,跟路邊連議員都不知是甚麼的阿公阿婆,罵你好端端講甚麼平反六四一樣。雖不知自覺有失身分,可引來別人譏笑,可憐矣。

One thought on “徐宇軒事件跟高鐵案本是兄弟

  1. >如果你住在港島,最快都必定是旅程中經由西鐵到西九龍
    經橙線慢過紅+紫紅線?

    除非銅鑼灣塞死,否則我果邊坐110去西九隨時快過轉幾次車入錦上路
    問題係110幾次都比巴士公司/區議會開刀對象,希望涯到15年

    叫我去錦上路不如去灣仔坐跨境全日通,上到大陸再轉車仲舒服
    對比慳幾分鐘我情願轉少次車

    ——
    由反對高鐵定線變成個別人士反對高鐵
    同而家政治氣候有關, 對政府的民怨. 菜園村只係一個導火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