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快樂抗爭

https://yuuji.wordpress.com/2010/01/16/unhappyprotest/

快樂抗爭。這個是菜園村和反高鐵大聯盟的口號。

昨天,撥款通過之後,經過一些混亂之後,終於能夠離開立法會。本來離開了立法會後,小的抱住「反正一開始就知道撥款會通過」的心態走出立法會。可是,一見到菜園村居民的大字報,忍不住哭出來,跪了在他們面前向他們道歉:「對不起,我甚麼都辦不到」。

小的作為參與了高鐵專家組中的一分子,連日來都不停在研究高鐵相關的資料,直到星期六的淩晨四時,仍然跟那六七十分內部和公開的文件在搏鬥。比如說石崗救援站,根本可以以西港島線的升降機疏導車站乘客的方法,在沿線通風大樓作逃生出口,讓高鐵不需要再設救援站。再加上同樣是長26公里的東北新幹線八甲田隧道,一樣因為離地表太深,而不設有救援站去疏散乘客。對於大角嘴和荔枝角的居民,就要引援當時九廣鐵路公司興建九龍南線在地鐵荃灣綫管道取採的保護方式和監察措施,問官員如何可以保證高鐵沿線的樓宇又可以有甚麼保護。因為議員都不是鐵路方面的專家,於是我們在立法會內,當一有議員進來,就提交我們構思好的問題給他們再發問。其他同事就再提出例如是高鐵可否由中鐵集團等建設,再像英國National Rail 一樣,交由其他營運商營運。或者是羅湖預留線到底何去何從等,求要政府向市民我們交代問題。

在立法會我們身處的房間內,整枱面都是土層報告、列車資料、其他路線的文件、外國的例子,他們全部都可以將政府的論點全部擊退。不過結果就正如陳淑莊進來休息時,梁家傑對她講:「你連Yuuji的泥層資料都拿出來了,還有甚麼可以問嗎?」高鐵撥款還是繼續通過,政府繼續無視我們的理據。

反高鐵大聯盟說要快樂抗爭, 可是我見到事實都是殘酷的,那麼抗爭又如何能夠快樂?先不要談快樂,因為我對着大角咀,美孚新邨,荔枝角的鑽探樣本和地層報告,再想像一下上面的樓宇,安心也不行,還可以奢談甚麼快樂?再加上去年就小的就知道救援站實為後援站,在龜鐵密語中都有提到,可就是沒有人關心,真的寧願快點自殺,總比見到這一天的來臨好。所以我才會對着在斷食的菜園村居民哭訴說:「對不起,我幫不了你們,可是我可以做的都做完了。」是因為,他們還在為自己的家園斷食。他們當時間斷食了98小時,可是他們還可不可以在他們自己的家 – 菜園村住多98天也是一個問題。

君不需防人不肖 – 香港面對鄰近地區的競爭總是岌岌可危
眼前鬼卒皆為妖 – 不過其實令香港垮台的是一眾政府高官
秦皇徒把長城築 – 世紀之大的高鐵工程卻是因為港深機鐵和珠三角跨區鐵路而變得沒用
禍來禍去因自招 – 於是最後其實是香港自己的內部問題令香港跟人家比下去

我第二次在民間電台節目,我的拍檔主持就在車公廟拿來了這樣的一張籤文,想不到...車公的確出靈籤,又剛巧我是住在沙田的。很多身邊的人都叫我不要再哭和自責,我還找不到理由說服自己,難道真的如Tanya的一句話:就算只是為他們是驗樓,都算是成功爭取到來安慰自己?

人生於世上最緊要個家
一生種下人地情
早上落田用我雙手創豐收
晚來閒話句句溫暖

簡單的快樂
可否再續弦下半生
你的發財大路
可否不進入我家 …..

4 thoughts on “不快樂抗爭

  1. Alan (28481k) says:

    香港人一般太太溫順了,連現場抗爭也不太像抗爭,是到了通過了玩圍攻之時才似一點,但也被人突圍了,雖則以最醜陋的方式離開。

    我雖然上文也當了一回事後孔明/Armchair General,我們也非常努力地搜資料去打算反擊,但看來我們不能再單純指望建制內的做法行事了,內外夾擊才是日後要行的做法。

    激?對着這樣的政權,想不激氣、激動以至激進也不成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