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空間愛理不理

https://yuuji.wordpress.com/2010/01/19/publicarea/

發展局剛公怖了對公共空間政策的調整,說道為了再減小日後對公共空間的爭議,所以將不再要求私人發展商再加設公共空間。

當初引入公共空間的原意是將一個地段交由私人發展商發展之後,可以重新組合甚至創造屬於公眾的空間,給全部市民使用。或者是順道在私人發展商興建新項目時,可以將公用設施,例如是天橋和發展項目二合為一,第一減省建築時間,第二可以減小再使用公帑再建設新的設施,第三最重要的是在香港有限的地方中,盡量利用空間。私人發展項目再加入公共空間的慨念,由首先在沙田新市鎮開始,到市區的重建項目均有應用。不過一直要到公民黨梁家傑議員收到市民投訴,再翻查資料,發現銅鑼灣時代廣場前都是公共空間後,市民才如夢初醒原來香港有這樣多的地方是屬於大家的,但是都沒有辦法使用。於是就牽起了公共空間的風波,再繼而引申出無限的問題來。

其實導致今日公共空間問題的跟本是香港政府自己愛理不理的態度。首先,公共空間的加入,是政府在項目動工前就經已和發展商簽定協議。項目完成之後,政府的部門又有沒有去主動監察公共空間的狀況呢?比如是發展商有沒有試圖霸佔公共空間,當作是屋苑設施順便抬高樓價呢?管理公司到底知不知情,有沒有把公共空間例如是行人天橋在晚上關閉,令市民無法使用呢?第三,公共空間有沒有適當的保養,讓市民使用呢?例如是過路設施有沒有清晰的指示,或者是會不會令使用者容易受傷等。第四,在加入公共空間時,有沒有考慮實施使用的情況呢?例如是屋苑的平台劃為公共空間時,又有沒有考量治安和對居民滋擾的問題?結果大家可以見到,實際每天發生的狀況是,通常這些公共跟本就好端端不會有人走到屋苑的平台去「使用」他們。要不然就在晚上因為保安理由而給關閉,就算要用都用不了。

可見的是,政府官員都是玩電玩的心態,想住這個地方欠缺了公共空間就隨便找地方滿足公共空間的一個欄目就算,純粹為數字服務。既然不小的私人發展項目跟本都沒有辦法加入公共空間,要將公共空間設在平台的話。倒不如要求發展商將地積比率降低,或者是另闢空間設休憩處或者是公園,由康文署直接管理作罷。可是為甚麼跟本地解決公共空間問題的這個方法一直實行不了?因為政府高官要作利益輸送,為自己退休後另謀高就吧!

所以公共空間的政策發展到今天,居然因為政府的失誤走了回頭路,又一個禍來禍去因自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