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CS的推動劑

https://yuuji.wordpress.com/2010/02/18/sncbtraincrash/

新年伊始,MM跟大家拜完年以後,到了我跟大家拜一拜年,祝大家身體健康,如虎添翼!

好了,大家也知道今年年初一是和西方情人節重疊的,而且是禮拜日,真是雙喜臨門了。不過,新年後第二天比利時通勤的人們就遇上比利時二戰後最嚴重的火車相撞事故,布魯塞爾市外十公里的哈萊(Halle/Hal)附近發生兩車對頭相撞,導致十八人喪生,一百六十二人受傷。如此慘劇,更令大家非常震驚的是,想不到比利時這一個大家想像中頗為先進的國家也會出現如此低級錯誤而引起的鐵路意外。

事發後兩車相疊,影響救援 路透社照片

事發後兩車相疊,影響救援 路透社照片

哈萊是布魯塞爾西南的鐵路玄關,甚至法國里爾(Lille)來的一號高速鐵路線(TGV1/HSL1)也是進哈萊之前匯合上的這一條國鐵96號線,因此路線一但因意外而全面封閉,全國鐵路服務就嚴重受影響。不單布魯塞爾至Tournai和Mons的服務全面暫停,而更嚴重的是布魯塞爾往來倫敦的歐洲之星(Eurostar)和往來巴黎的泰利斯(Thalys)在二月十七日星期三連續第三天暫停服務,令身為歐盟首府的布魯塞爾交通嚴重不便。根據二月十六日星期二晚比利時國鐵(SNCB/NMBS,下只稱SNCB)網站公告,由於列車損毀嚴重,要完全確保殘骸當中再沒有死難者才可把兩組列車移走,因此預料移走工事最早也要在週三日間才可進行,而因為不少架線電纜被出軌列車扯倒,引致附近其他線路檢查也要預計耗時十六小時,因此現場重新通車日子要延至下週一二月廿二日。(根據歐洲之星網站二月十七日週三的最新消息,由於預計路段要本週較後時間重開,因此服務要起碼下週一二月廿二日才可重開,停駛期間之車票亦停止發售。而泰利斯網站則表示二月十八日週四開始至下週一維持各國間的有限度服務。)

事發地點簡略路線圖

事發地點簡略路線圖 維基繪圖

事發當天比利時有雨雪天氣,可能有列車司機因雪盲而看不到有迎面而來的車而相撞,因此有關當局起初是以人為錯誤方向去調查的。但是後來比利時國鐵線路維護公司Infrabel的總裁指出,其中一輛事發列車沒有裝上最新符合ETCS lvl. 1的TBL1+裝置,因此未能自動剎停,釀成慘劇。SNCB總裁亦道,雖在2005年向阿爾斯通(Alstom)訂購TBL1+車載電腦,但以「一時間不能把全部列車也裝上」搪塞過去。因而,當地傳媒認定保障列車安全的系統是否安全成了調查關鍵。

比利時跟法國於二十世紀初裝了一個極為基本,稱為鱷魚(Le Crocodile)的列車自動警告裝置。和英國後來的用電磁的AWS有所不同,鱷魚只是通電的,車上有把銅掃子,掃過這一條鱷魚上的線圈會知道前面閉塞的路況——正電壓表示前面為注意或阻險訊號,會響笛警示;負電壓表示前方為通行訊號,會打鑼示好(因此比利時亦稱為Gong-Sifflet)。司機收到警笛訊號後四秒內不確認警笛就會自動剎車,以策安全。

一條理應能咬人的鱷魚

一條理應能咬人的鱷魚 維基圖片

接收鱷魚線圈上的電壓的銅掃子

接收鱷魚線圈上的電壓的銅掃子 維基圖片

鱷魚系統有一個缺點,就是因為要用掃子去擦過那條鱷魚(而非如英國GWR的ATC那樣用鐵靴向訊號鐵桿刮過去,因此鱷魚的掃子去不了冰),霜雪時容易在鱷魚線圈上結冰,甚至鱷魚線圈幾經改善,也未能完全解決結冰問題,在歐陸冬天時容易因掃子不能接收電壓而發生衝燈危險。而且,如英國的AWS一樣,若果司機不理會前方訊號,而慣性確認註銷警笛的話,那個自動剎車功能也是沒有用的。況且二戰前鱷魚連自動剎車也不會(也是比利時曾經不肯安裝的原因),只會警示司機一下!

結果,法國在八五年和九一年發生兩起因列車相撞而有人身亡的事故後法國國鐵(SNCF)痛定思痛,結合了當時瑞典那一套列車自動保障系統,和法國開發TGV時設計的TVM行車控制系統的經驗,發明了KVB(信標式行車控制系統),以地上子/信標去檢定列車位置和速度,確保列車不會超越阻險信號和超速而發生意外。這也是ETCS lvl. 1的原型。阿爾斯通則在接近同一時間發明了TBL,就是我們東鐵線一九九六年改善信號安裝的列車自動保障(ATP)系統,也是英國自Clapham Junction撞車事故後在大西方鐵路幹線上裝的ATP系統。

那麼,安裝了這種安全系統,出事機會理應減低吧……的確,法國全面安裝了KVB後也接近沒有因訊號錯誤而發生傷亡事故,只是廿一世紀有一起因盧森堡列車調度錯誤而發生的意外。反而,比利時安裝TBL不力,只在主要幹線上安裝,更甚者部分列車(如今次事故其中一架肇事列車)到了今天也沒有安裝TBL車載電腦,得物無所用。而且比利時國內有佛蘭德斯(荷語區)瓦隆(法語區)深層次矛盾,二零零一年已經因言語衝突發生過一次相撞意外,因此,到了ETCS標準寫出來以後,SNCB就決定全面安裝並更新TBL1系統至ETCS lvl. 1標準,譬如用Eurobalise以便歐洲各國裝上ETCS的列車在比利時行車。Infrabel在二零零五年向西門子訂製Eurobalise和系統整合工事,SNCB在二零零六年向阿爾斯通訂製TBL車載電腦,原定是於二零一三年才全面啟用,但願今次事件會加快Infrabel和SNCB的安裝步伐,令死難者沒有白白犧牲。

事發列車行走路線圖並相撞位置 BBC繪圖

停一停……為何兩輛相反方向的火車會在同一條路軌上相撞,一條雙線鐵路基本的運作原理不是把列車的行進方向盡量保持一致嗎?這個問題問得正好,應該是調查當局首要的調查方向。在這個重要問題上,現場除了說其中一輛列車衝過紅燈入線而沒有打算剎停的跡象外,可是沒有甚麼路邊社消息了。至於駕駛另一輛列車的司機當看到迎面而來的列車時霎時間拉下緊急剎車掣然後逃離駕駛室,事發後負傷離開車廂,受驚過度坐在路軌上哭泣起來。

令SNCB更頭痛的是,事發後,比利時火車司機工會趁機挑動司機請病假罷工,說自撞車事故後鐵路更不安全,司機不能安心駕駛,令剩下來的鐵路交通更混亂,週一週二兩天火車班次大量取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