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莊澤權

https://yuuji.wordpress.com/2010/06/02/tocck/

前天在朋友的噗浪見到朋友說:「指教一下民建聯的小學雞」,小的好奇的按下去這個連結看看民建聯是不是繼童工派傳單之後,如此有本事將他們的「政治理念」滲透到小學生去,實行從小開始愛國愛黨根正苗紅。按下去之後,就見到青年民建聯委員莊澤權,在成報撰文道:「回應維園憤青」,於是小的就盡管花點時間看看到底寫了點甚麼。

首先不知道是否篇幅所限,筆者似乎揀去了不少的文字,看來去好像欠了甚麼似的。首先莊先生在文中提到,他本人是政治與行政學系一年級生,可是一開始的那一句:「從1991年港府首次引入直選議席以來,尤其是在1997 年回歸以後,香港的議會和行政長官選舉的民主成分不斷提高。同時,隨着香港普選時間表和普選方案的討論,政界人士也對市民愈來愈問責。」就令人懷疑到底筆者歷史的認識是有多少。1992年,港督彭定康建議在1995年的最後一屆的立法局選舉中,大幅增加直選議席,又新增九個功能組別,雖然未達全面民選產生立法會,都算是有擴大民主成分。可是,一擴大民主成分的做法給當時共產黨的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魯平斥責彭定康是香港歷史上的「千古罪人」!魯平更不容許原有的立法局照原定安排過渡至回歸後的立法會,反而自行另組臨時立法會。及至回歸後,立法會的30席地區直選,及30席功能組別議席一直保留至今,全無改變,難道這就是在回歸以後「民主成分不斷提高」?小的還記得小時候特區政府為30-30席的立法會包裝得非常民主,還在全港各地宣傳教育市民,如果莊先生不了解立法會的歷史和當年魯平的話,倒不如回去請教一下民建聯的高高層關於共產黨當年做的事吧,畢竟他們有幾位是由臨時立法會任職議員到現在,跟共產黨的熟絡情度怎樣都比我們高。

而且小的都想邀請莊先生到維園走一趟,是因為他在文中寫到:「維園憤青的人身攻擊甚至暴力行

范徐麗泰帶領臨時立法會宣誓

為」。其實所謂的維園憤青都只是參考「維園阿伯」的做法,當年維園阿伯在港台城市論壇節目舉行時,於場地附近用「自製擴音器」表達對民派人士的抗議。這些「維園阿伯」其實是當年共產黨在香港製造67暴動時期的支持者,甚至是參與者,當時稱為「左仔」,到了今天仍然要以個人力量捍衛特區政府,所以才每個星期天到維園示威。今天有維園阿哥,其實都只是前有古人,而這些古人做的一樣是人身攻擊,一樣是語言暴力!而作者在文章中又寫到說:「功能組別的選民基礎即使比直選議員少,但也會出席城市論壇、電台等公開節目」一個人要應邀出席電視節目、電台節目,請問有甚麼難道呢?網絡電台主持、民間電台主持、接受電台記者訪問、在報紙撰文等小的都通通做過,可是不怕告訴大家,小的除了在議員辦事處實習期間,都沒有試過坐下認真的聆聽和跟進街坊的投訴和意見,試問如果我是議員,作為市民的你又會不會接受用公帑來為我支薪?而且,有功能組別議員0票當選、0票質詢,這都是白紙黑字的記錄,難道這又是合格服務市民的議員嗎?

最後作者以「民主,不是單以「有」或「沒有」去劃分的,選舉不可以一步到位」作總結時,小的又不得不提,當年共產黨在草擬基本法時,基本法第二稿是曾經有考慮給香港人公投,有普選的。後來在發生了64事件之後,中央就把這個建議收起。作者不信的又不如再向他們民建聯請教一下,到時這個是否事實。就算民建聯全部人「證人失憶也好」,在五區公投起動晚會當晚,李柱銘告知香港人這樣的一個事實,沒有一個民建聯或者是起草委員會等人,甚至是中聯辦出來膽敢反駁,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個確是事實。

所以民主當然不單只以「有」或「沒有」去劃分,更重要的是民主的「真」或「假」。

,魯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