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珍惜每年的六四晚會

https://yuuji.wordpress.com/2010/06/03/64vigil/

去年,小的為大家寫過我是二十萬之一的文章,提到了六四二十週年,有了民主新一代的加入,六四晚會的參加人數為歷年之冠。相信今年的「六四氣氛」都該不比去年淡薄。

在5月16日五區公投過後,有些社民連的成員呼籲支聯會主席司徒華,身為民主黨黨鞭,都不支持五區公投這個新民主運動,而應該杯葛64晚會,表達不滿。首先令小的失望的是,他們身為社民連的一分子,是民主運動的組成基本單位,居然都不明白64晚會是悼念北京學生和屠城死難者,而且都是一個教育下一代、讓民主棒薪火相傳的機會,不是司徒華一人的喪禮。試問各位為了看法之見,而只顧攪杯葛,是跟現在的我們一樣為民主而抗爭的北京學生想見到的嗎?這又對得起他們嗎?而且,這反映了當事人跟本連六四晚會的目的是甚麼都未知道,就來攪破壞,那麼小的勸相關人士不去也罷,免得在這麼一公開的追悼會上只有喋喋不休的爭執,有失大體。

之後,民主女神像被警方強行帶走,又再一次令公眾關心六四晚會。很多人或者經已忘記了1997年6月4日的事。那次的晚會在回歸前一兩年最多人參與的一次,也是除2009年籌得款項最多的一次,只因香港人都擔心那一年,或者是最後一年的六四晚會。可是,中央政府為了在回歸後繼續強調香港是高度自治、一國兩制的香港,六四晚會仍然可以繼續,甚至在2003年加入還政於民和董建華下台的口號,看上去好像在回歸後,叫當權者下台比以前「更為安全」。可是,早前警方沒有民主女神的事件可以知道,這些這些其實經已開始離我們而去,最少往年可以安然無事放在時代廣場的民主女神,今年不可以再放了。據支聯會副主席李卓人所講,警方其實是在民主女神搬到時代廣場時,為支聯會的貨車開路,更指揮交通已配合搬運。可是其後就以支聯會沒有時領牌作「娛樂」用途而把民主女神沒收。如果照這樣看的話,其實警方協助及教唆民主女神「無牌」擺放的責任肯定跑不了,只是差在誰可以把這個責任往上扛。

大家可以見到,當權者有了全盤的計劃「對付」他不想見到的六四擺設;今年更是連續不知道多少年,入境處拒絕不同的六四藝術品雕塑家來港。更可笑的是,21年前特首曾蔭權親身帶住當時13歲,現在是醫生的兒子到大球場聲援民主歌聲獻中華。今天,曾蔭權就對大家說:在那時候我沒有出現過,我從歷史消失了。好比當年國務院發言人袁木的一句:天空門一個人也沒有死,的確有異曲同功之妙。

從曾蔭權的一句說話可以看到,現在世界變了,今天的香港不再是從前我們認識的那一個。能在香港舉辦六四晚會,是香港人的最寶貴的資產之一,自由得來不易,只有好好珍惜才是最有價值的。

也許我告別
將不再回來
你是否理解
你是否明白

也許我倒下
將不再起來
你是否還要永久的期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