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火

https://yuuji.wordpress.com/2011/04/06/nuclearpower/

可能是因為母語的關係,我還是比較喜歡用「原子力發電」這個詞語。

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因為好奇心超巨的關係,經常在圖書館找了不少「讓小朋友認識甚麼是原子力發電」的書。所以核裂變反應的原理,就是說:「先讓鈾235吸引了一個中子後,就會變成鈾236,鈾236再裂變成為兩個或更多的輕核,同一時間釋放的動能和伽瑪射線。伽瑪射線會讓原子爐吸收,變成熱能之後就可以燒水,蒸汽推動渦輪機就可以產生出電力。1公斤鈾235裂變產生的熱能,是要燒3千噸煤才可以得到」變成了我的常識,而且煤的價格會隨經濟波動,鈾只要礦產沒有問題,就可以用穩定的價格取得。所以我跟70年代高速經濟成長期後的日本人想法一樣,都覺得原子力發電確實是發電工業的未來。

幾年前中學三年級的地理科,老師在課上說20年前切爾諾貝爾(車諾比)事故後的一兩年,有位同事跟家人(照他說我大慨估計到那位老師是誰)還興高彩烈參加歐洲十幾天豪華旅行團;他說,在蘇聯附近的北歐專門出產巨量的牛奶和食物到歐洲各地,所以我真的看不出那位同事有甚麼該開心的! 下課後,那個才剛開始長高,還沒有變聲的我,就引用了剛在讀者文摘上看過的文章跟老師說事情不是這樣的,書上那篇專題文章說,車諾比事故的死者不多,連上個月比利時貨物列車意外的死亡人數還要多,而且事情經已受控,目前沒有更多的人患上癌症。我還問老師知道,像一隻碟大小的鈾,處理了以後就點石成金,可以一整年用來發電不會罷工嗎? 既然今天我們知道不可以靠化石燃料了,那是時候要使用這個清潔而節能的發電方式。這個場景在腦海中反覆出現了幾年,到之前我還是堅信不疑,我當天說的是對的,因為書本都這樣說,況且日本30%的電力都是由原發貢獻,法國更有80%,我更不得不相信這套理論。

3月11日的東北地方地震之後,我發現我錯了,還是錯得很深,...

我承認我小時候有玩火(哎呀,這個正常不過了),我一直都不認同大人都說玩火很危險,因為我知道甚麼時候火會不受控制,甚麼時候會讓其他東西都燃燒起來,甚麼時候我要關掉瓦斯再用水救火,要不然就算會給爸媽罵,還有滅火毯切斷了著火處的氧氣供應,火就自然會安全熄滅。原子力發電雖然說是跟燒水一樣,即使是加壓水型原子爐(中文叫壓水反應堆),原理跟家裡的壓力鍋可以說是差不多...當你要把原子爐火關掉的時候,(比如說媽回來了,不可以再玩火了,)需要少則要一個月,多則要很多個星期的時間才可以,這段時間你仍然要一直把爐冷卻,原因是燃料棒一直會發生核裂變的反應,直到相當時間才會停止,如果燃料棒沒有持續冷卻的話,就會讓燃料棒的外殼溶化,裡面的鈾就會掉到爐底,其放射性會讓幾十公里外的人都會受影響,這個就是爐心熔解。(傳媒使用「爐心熔毀」這個字除了意思錯誤外,實際上是指別的現像,所以我維持使用日文詞語)

福島第一原發

福島第一原發這次的事故,是因為地震之後破壞了冷卻系統的供電,外部電源接不上的同時,而柴油發電機又給海嘯的海水浸壞了,或者是地震之後有零件移位不能再運作,所以熱力升到攝氏2000度嘅燃料棒外殼會同水產生反應,造成地震後一日走發生氫氣爆炸,把原子爐外的屋頂炸開了,令輻射外洩。救難隊連日對炸開了的屋頂射水,目的只是令水停止蒸發,可是要由幾千度降至100度以下水才不會蒸發,又談何容易呢?

今天的普理彼特

至於放射物質,就是說它本身因自己的物理特性而將自己釋出,方式可以是釋出α(愛爾發)射線、β射(貝他)線、γ(伽瑪)射線等。比如說是在場外檢測到的碘-131,半衰期為8天,就是說8天後它的濃度會減半,再8天再減半,再8天再減半...最後變成氙-131,之後就會穩定下來。不過碘-131本身不存在於自然界,是三種核裂變產物之一,也是唯一有放射性的碘,會進入並停留在人體的甲狀腺。因為碘在衰變期間會釋出電子,由於人的染色體是以靜電作用串連,或者說得容易明白一點就是DNA的串連會被放射物中斷,原本一串一串的DNA給「剪刀」戰斷了的後果,就是引起細胞不正常的變異,即是癌症,且治癒率很微。十年前JCT東海村臨界事件的其中兩名作業員,因為被放射線長時間照射,染色體和身體的組織開始分解,皮膚沒有了再生能力之餘,內臟都開始分裂,結果多重器官不全死亡。所以食物只要檢測出放射物,不想自殺的話,都只可以丟棄。銫-137可溶於水中,更帶有毒性,直接接觸後不用很久就會死亡,半衰期為30年,不知要過多少年才會變成鋇...所以福島第一原發所在的浪江町和雙葉町,今後會變成像切爾諾貝爾、普里彼特一樣除了有核電站外,一個人都沒有的城市,也不無道理。

的確,我不應該跟當時是過來人的老師去理論當日的破壞。事實證明,切爾諾貝爾事故污染了絕大部分法國和德國的土壤,也因為蘇聯當時為了要徹底讓原子爐熄滅,空投了幾千噸鉛進去,就讓今天每一個烏克蘭和白俄羅斯出生的小孩子身體入面都「天然」含有鉛,只是我不知道。二次大戰後,人類多次核試,釋放了不少裂變產物到全世界的空氣中,讓這幾十年我們常常會聽到有人得了癌症。切爾諾貝爾4號機變成了死火山,但是包圍住它的人類最大建築物 – 石棺就要世代建造下去,直到二十多萬年之後。原子力發電沒事由自可,出了狀況就不是人類歷史可以處理的

順帶一提,當年大陸建大亞灣核電廠的時候,香港傳媒問到中國總理李鵬關於安全的問題,他回答香港人:「輻射? 洩漏輻射? 輻射看不見,聽不見,聞不到。怕甚麼? 」大亞灣核電廠跟馬鞍山和中文大學正好30公里,全個香港均在核電廠50公里範圍內,請各位自求多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