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駐佔領區

不知甚麼時候,好像放棄了寫 blog 的興趣,連 WordPress 的撰寫器(Editor)改了版面也不知😦

因「港鐵故障消息」的工作,9 月 28 日當天夜晚,我有幸見證各個佔領區的「成立」,更有幸吸入催淚氣體。記憶中,金鐘和旺角佔領區是駕駛人士,包括巴士車長的配合和支持下,由市民同心協力造成的;至於灣仔、銅鑼灣則是深夜時分,因中環、金鐘滿佈催淚煙,而轉戰到其他地方,趁主要道路的行人過路時間空檔一到,集體站出馬路,再將物品逐少放到路面而成的。

正當眾人以為最先、最先的佔領區-金鐘,可以支持到聖誕、新年等人多的長假期時,最終也被逼在 12 月 11 日(星期四)落幕。

自從 9 月 26 日學生在公民廣場被捕以來,車站出口常會突然關閉,金鐘站甚至因路面狀況過於混亂,而要應警察要求關站。因此 @mtrupdate 經常要應付突發狀況,團隊的同事都要接連輪班去巡視各車站,在「自顧不暇」的情況下,當時未有想過要參與佔領。

136, Harcourt Road

夏慤道 136 號

坦言,遮打革命發生後的兩星期,香港人並未有把扼警察處於弱勢、民情熱情未退的情況下,於 10 月 1 日阻止中方在香港升起五星紅旗,更未有於隨後的公眾長假期中,佔領政府機構,阻止政府辦公、立法會復會,令運動步向「自然死亡」的邊緣。直至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說出一句「佔領人數不斷減少」,令各界(包括政客)認真進駐佔領區,繼而出現能支援人們在此日常生活的設施,佔領區才慢慢成型。

夏慤道 1365 號

坐在夏慤道 135 號的 Gary 和 Jacky

10 月中,一次遮打革命參與者打算重奪龍和道,圖阻塞特首辦通道,最後引發「暗角」事件,令朋友決定成為佔領人士,並於夏慤道、干諾道中、添馬街交界設營。朋友名為 Gary,是小學教師,除罷課和學校考試的一週外,平日沒有時間將上水的家搬到金鐘,所以也將營幕變成 IVAO-HK(國際模擬航空組織)香港支部的資源,讓成員入住。

另一邊廂,由於佔領活動變得穩定,或者該說是變得膠着, @mtrupdate 的工作在港鐵故障次數錄得歷史新低下,小的決定以行動支持遮打革命。當時心想着,既然旺角佔領區的存在笈笈可危,死守金鐘或者是現時的唯一方法。況且,要真正參與遮打革命,只是辦好消息發佈,未免過於不足,恰巧團隊中的一個同事從中國網購了一個自動營幕,可以隨時由金鐘轉放到旺角,而不需花費很多氣力打開收接。同時,營幕已運到上環,再放到金鐘再容易不過。

識別牌

識別牌

不過,初時 Gary 認為因為沒有太多朋友會用到營幕,而不贊成再設多個營幕,但我仍然覺得不應該就此卻步,反正營幕也是資源,我可以在 @mtrupdate 公開宣佈營幕於平日可公開借出,能推廣港鐵故障消息服務之餘,又可以方便不同的市民到來支持革命,何樂而不為 ?

況且再設營也沒有損失,於是我們就在 10 月 18 日將營幕放在 Gary 的營幕旁。當時,Gary 告訴我他的營訂名為「夏慤道 135 號」,因此我們就是「夏慤道 136 號」,並正式放上港鐵故障消息的識別牌。頭痛的是,雖然香港在冬天因為大陸冷鋒的關係,只會在極少數的日子下雨,這恰巧與祖國-英國相反,但在冬、春之交,則經常會因為冷暖氣團相遇而下雨,所以識別牌經常會濕掉而要重印,十分不環保。最後要全部紙張過膠,再用同事帶來的工業用白色牛皮膠紙貼上,方能解決問題。

回起起,其實下雨也有好處的。或許營幕是中國製的關係,在大雨下便會滴水。最可惡的是水滴只會於大雨才會出現,我們曾用物資站多餘的食水進行測試,將大倒在營幕面,卻試不出任何異樣!唯有等待再下起大雨時,才可以找出「滴水位」,待天朗氣清之日封上上萬能膠,一了百了。

One thought on “進駐佔領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